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
容斋三笔·卷二

作者:洪迈

汉宣帝不用儒
【原文】
汉宣帝不好儒,至云俗儒不达时宜①,好是古非今,使人眩于名实②,不知所守,何足委任。匡衡为平原文学,学者多上书荐衡经明③,当世少双,不宜在远方④。事下萧望、梁丘贺。望之奏衡经学精习⑤,说有师道,可观览⑥。宣帝不甚用儒,遣衡归故官。司马温公谓俗儒诚不可与为治,独不可求真儒而用之乎?且是古非今之说,秦始皇、李斯所禁也,何为而效之邪?既不用儒生而专委中书宦官,宏恭、石显因以擅政事,卒为后世之祸,人主心术,可不戒哉!

【注释】
①不达时宜:不通人情世故。
②使人眩于名实:使人在浮名与务实的问题上造成迷惑。
③经明:通经明世。
④远方:远离首都的偏远地区。
⑤精习:精通、熟习。
⑥可观览:值得参阅。

【译文】
汉宣帝刘询不喜欢儒学,以至于说俗儒不通达人情事理,喜欢颂古非今,使人们在虚名与务实问题上造成迷乱,不知道信守什么,怎么值得对他们委以重任呢?匡衡当时是平原(今属山东)郡的教官,学者们多上书推荐他,称其通经明世,在当世很少再有第二个,不适合留在远离首都的山东。宣帝把匡衡放到萧望之、梁丘贺手下帮助做事。萧望之上奏称匡衡对经学很精通,其学说有师道来历,值得参阅。因汉宣帝不大采用儒学,最终还是将匡衡遣回平原郡担任原来的职务去了。司马温公曾说俗儒确实不可以和他谈论治理天下,难道不可以寻求真正的儒者而任用他们吗?况且颂古非今的提法,是秦始皇、李斯对儒生的蔑称并严厉禁止的,为什么要效法秦始皇呢?既然不任用儒生而专门委任中书令宦官,所以宏恭、石显因此擅权国事,最终为汉朝后世酿成大祸。作为人之主的皇帝,在考虑治国的方针时,不应该以此为鉴戒吗?

刘项成败
【原文】
汉高帝、项羽起兵之始,相与北面共事怀王①。及入关破秦,子婴出降,诸将或言诛秦王。高帝曰:“始怀王遣我,固以能宽容,且人已服降②,杀之不祥。”乃以属吏③。至羽则不然,既杀子婴,屠咸阳,使人致命于怀王。王使如初约,先入关者王其地④。羽乃曰:“怀王者,吾家武信君⑤所立耳,非有功伐,何以得颛主约⑥?今定天下,皆将相诸君与籍力也,怀王亡功,固当分其地而王之。”于是阳⑦尊王为义帝,卒至⑧杀之。观此二事,高帝既成功,犹敬佩王之戒⑨,羽背主约,其末至于如此,成败之端,不待智者而后知也。高帝微时,尝繇⑩咸阳,纵观秦皇帝,喟然太息曰:“大丈夫当如此矣!”至羽观始皇,则曰:“彼可取而代也。”虽史家所载,容有文饰,然其大旨,固可见云。

【注释】
①相与:一同约定。北面共事:作为臣子,一起侍奉。
②服降:归服投降。
③乃以属吏:于是将子婴当做属吏。
④王其地:统治这块地。王,统治。
⑤武信君:项羽的叔父项梁。
⑥颛主约:专断把持盟约。颛,通“专”。
⑦阳:表面上。
⑧卒至:最终。
⑨戒:告诫。
⑩繇:同“徭”,徭役。
容有文饰:或许有文字上的修饰夸张。

【译文】
汉高祖刘邦、西楚霸王项羽当初起兵的时候,曾相约面向北共同侍奉楚怀王熊心。等到刘邦进入关中(今陕西西安一带)击破了秦军,秦王子婴出来投降,将领中有人建议杀掉秦王。刘邦说:“开始怀王就教导我,做人从来要宽厚容人,并且人家已经归服投降,杀了则不吉利。”于是就把子婴当做属吏。等到项羽入关后则不是这样,他先杀了子婴以后,又屠戮咸阳城,最后才向怀王禀报受命。怀王让他遵守当初的盟约,先进入关中统治这块京畿之地。项羽却说:“楚怀王,是我的叔父武信君项梁所拥立的,没有任何攻伐之功,凭什么得以擅权专断主持盟约呢?今天天下被平定,都是靠各位将领和我项羽的力量,怀王没有功劳,本来就应该把他的地盘瓜分开来统治。”于是表面上尊怀王为义帝,最终还是杀害了他。观察分析刘邦、项羽这两件事,汉高祖已经破秦成功了,还恭敬地信守怀王的告诫,而项羽却违背盟约,后来竟发展到这种地步,成功、失败的苗头,聪明的人是不用等待最后就能看清楚的。汉高祖微贱的时候,曾经到咸阳服徭役,从远处望到秦始皇,感慨地叹息说:“大丈夫就应当这样啊!”等到项羽看见秦始皇,却说:“这个人我可以取代他。”这虽然是史家的记载,或许有文字修饰夸张,然而它的主要意思,却于此可见的。

平天冠
【原文】
祭服①之冕,自天子至于下士执事者毕②服之,特以梁数及旒③之多少为别④。俗呼为平天冠,盖指言至尊乃得用。范纯礼知开封府,中旨鞫⑤淳泽村民谋逆事。审其故⑥,乃尝入戏场观优,归涂⑦见匠者作桶,取而戴于首,曰:“与刘先主如何?”遂为匠擒。明日入对,徽宗问何以处⑧。对曰:“愚人村野无所知,若以叛逆蔽罪,恐辜好生之德⑨,以不应为杖之,足矣。”按《后汉·舆服志》蔡邕注冕冠曰:“鄙人不识,谓之平天冠。”然则其名之传久矣。

【注释】
①祭服:祭祀的礼服。
②毕:全,都。
③旒:古代帝王礼帽前后悬垂的玉串。
④别:等级区别。
⑤鞫:审讯犯人。
⑥故:事件的缘由。
⑦归涂:回家的途中。
⑧何以处:如何处置。
⑨恐辜好生之德:恐怕会损害了皇上乐于救助生命的美德。

【译文】
祭祀礼服中的冠冕,从天子到下面主持祭祀的人都戴,特别从冠梁和冠冕前后悬挂的玉串多少区别等级。通常称它为平天冠,大意是指最尊贵的人才能戴。范纯礼任开封府伊,奉旨审讯淳泽一个村民谋逆造反的事。审问事情的缘故,原来是这个村民到戏场去看倡优表演(表演的许是有关刘备的故事),回家途中看见一个工匠造水桶,他便拿起水桶戴在头上,问道:“我与刘先主刘备比怎么样?”于是就被工匠抓住了。第二天范纯礼上朝向皇上禀报审理情况,宋徽宗问怎么处理。范纯礼回答说:“愚民山村野夫什么都不懂,如果以叛逆定罪的话,恐怕有损于皇上乐于救助生命的美德,不如用木棒打他几下,足够了。”按《后汉书·舆服志》蔡邕注冕冠道:“鄙人不认识,称它做平天冠。”可见平天冠的名字流传很久了。

© 2012 古诗文网 |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