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
容斋四笔·卷九

作者:洪迈

沈庆之曹景宗诗
【原文】
宋孝武尝令群臣赋诗,沈庆之手不知书,每恨眼不识字,上逼令作诗,庆之曰:“臣不知书,请口授师伯。”上即令颜师伯执笔,庆之口授之曰:“微生遇多幸,得逢时运昌。朽老筋力尽,徒步还南冈。辞荣此圣世,何愧张子房①?”上甚悦,众坐并称其辞意之美。
梁曹景宗破魏军还,振旅凯入,武帝宴饮联句,令沈约赋韵,景宗不得韵,意色不平,启求赋诗,帝曰:“卿伎能甚多,人才英拔,何必止在一诗!”景宗已醉,求作不已。时韵已尽,唯余竞、病二字,景宗便操笔,其辞曰:“去时儿女悲,归来笳鼓竞。借问行路人,何如霍去病?”帝叹不已,约及朝贤,惊嗟竟日②。
予谓沈、曹二公,未必能办此,疑好事者为之,然正可为一佳对,曰:“辞荣圣世,何愧子房?借问路人,何如去病?”若全用后两句,亦自的切③。

【注释】
①张子房:即张良,字子房。
②竟日:一整天。
③的切:自然真切。

【译文】
一天,南朝宋孝武帝令群臣赋诗。沈庆之自己不会写字,也不认字,看到孝武帝也要他做诗,不免有些焦急。无奈,只好奏明圣上说:“臣自幼不会写字,请允许我口述,让颜师伯记录下来。”孝武帝接受了他的请求,就命颜师伯执笔记录。沈庆之思索之后说道:“微生遇多幸,得逢时运昌。朽老筋力尽,徒步还南冈。辞荣此圣世,何愧张子房?”孝武帝听了,十分高兴。在坐的文武大臣听罢,也都异口称赞这首诗的语言优美。
南朝梁曹景宗发兵与北魏军队作战,大获战捷,凯旋而归。梁武帝特设盛宴祝贺,并命文武群臣赋诗对句助兴。先让沈约提出赋诗时所用的韵,赋诗的人必须按照自己的韵去作诗。曹景宗没有得到分给他的韵字,不能赋诗,心中很不高兴。于是,就请求武帝允许他赋诗。武帝见此情景,就劝他说:“爱卿武艺超人,人才英俊,何必为一首诗而计较呢?”这时候,曹景宗正在兴头上,饮酒已有醉意,连声请求武帝允许他赋诗。原先拟定的韵字,只剩竞、病二个字了。景宗听后,立即操笔疾书诗一首。诗中说:“去时儿女悲,归来笳鼓竞。借问行路人,何如霍去病?”武帝看后,惊叹不已,赞不绝口。沈约及参与赋诗的文武大臣亦为此赞叹一整天。
在我看来,沈庆之、曹景宗二人,未必真能作出这样令人叹服的好诗,疑为那些多事的人所杜撰。然而,这两首诗正好可以合成为这样一篇佳对:“辞荣圣世,何愧子房?借问路人,何如去病?”若全用后两句,亦非常恰当真切。

蓝尾酒
【原文】
白乐天元日对酒诗云:“三杯蓝尾酒,一碟胶牙饧。”又云:“老过占他蓝尾酒,病余收得到头身。”“岁盏后推蓝尾酒,春盘先劝胶牙饧。”《荆楚岁时记》云:“胶牙者,取其紧固如胶也。”而蓝尾之义,殊不可晓。《河东记》载申屠澄与路旁茅舍中老父、妪及处女①环火而坐,妪自外挈酒壶至曰:“以君冒寒,且进一杯。”澄因揖,逊②曰:“始自主人翁,即巡澄,当婪尾。”盖以蓝为婪,当婪尾者,谓在最后饮也。
叶少蕴③《石林燕语》云:“唐人言蓝尾多不同,蓝字多作啉,出于侯白《酒律》,谓酒巡匝,末坐者连饮三杯,为蓝尾,盖末坐远,酒行到常迟,故连饮以慰之,以啉为贪婪之意。或谓啉为燣,如铁入火,贵其出色,此尤无稽。则唐人自不能晓此义。”叶之说如此。
予谓不然,白公三杯之句,只为酒之巡数耳,安有连饮者哉?侯白滑稽之语,见于《启颜录》。《唐书·艺文志》,白有《启颜录》十卷、《杂语》五卷,不闻有《酒律》之书也。苏鹗《演义》亦引其说。

【注释】
①处女:少女,女孩子。
②逊:辞让。
③叶少蕴:即叶梦得,字少蕴,苏州吴县人。宋代著名词人,其词深厚清隽。

【译文】
唐朝白居易在正月初一元日对酒作诗说:“三杯蓝尾酒,一碟胶牙饧。”又说:“老过占他蓝尾酒,病余收得到头身。”“岁盏后推蓝尾酒,春盘先劝胶牙饧。”《荆楚岁时记》说:“胶牙,是取牢固如黏胶的意思。”至于蓝尾意思是什么,人们则不大明白。《河东记》载:申屠澄与住在路旁茅屋中的老头、老太婆及少女,围着火炉而坐。一个老太婆从外面提着一个酒壶进来,对申屠澄说道:“因为你冒着天寒而来,应当先喝一杯。”申屠澄急忙站起身来拱手施礼,辞让说:“礼当先让主人喝上一杯,然后才能轮到我,当婪尾。”这里作婪尾,大概是因为把蓝字写成了婪字。当婪尾的意思,就是说在聚会饮酒时最后一个喝酒。
另外,叶梦得在他的《石林燕语》中述说:“唐朝的时候,人们所说蓝尾的意思,多有不同。蓝字大都写成啉,见于侯白所著《酒律》一书。在这里说聚会饮酒,轮流一圈,坐在末座即最后一个人要连喝三杯,称为蓝尾。这大概是因为坐在末座的人,最后才喝,轮到他时要经过一段时间,所以让他连喝三杯,以表示敬意。有人认为啉是贪婪的意思,还有人说啉即燷,就像把一块铁放进火中,认为它能出色,这纯是无稽之谈。由此可见,唐朝人自己也不大明白蓝尾的真正意思。”叶梦得的看法,即是如此。
在我看来,上述说法,未必就是这样。侯白在《酒律》中关于连喝三杯的记载,只是喝酒时的巡数,这里哪有连饮的意思呢?侯白这些滑稽有趣的话,见于《启颜录》一书。《唐书·艺文志》著录侯白著《启颜录》十卷,《杂语》五卷,并没有著录他著有《酒律》一书。苏鹗的《演义》里亦引用了叶梦得的说法。

欧阳公辞官
【原文】
欧阳公自亳州除兵部尚书知青州,辞免至四①,云:“恩典超优,迁转颇数②。臣近自去春由吏部侍郎转左丞,未逾两月,又超转三资,除刑部尚书。今才逾岁,又超转两资。尚书六曹,一岁之间,超转其五。”累降诏不从其请③。此是熙宁元年未改官制时,今人多不能晓。盖昔者左右丞在尚书下,所谓左丞超三次除刑书者,谓历工、礼乃至刑也。下云又超两次者,谓历户部乃至兵也。其上唯有吏部。故言尚书六曹,超转其五云。

【注释】
①辞免至四:多次连续奏请辞官。
②迁转颇数:升迁许多次。
③累降诏不从其请:朝廷连次下诏不准许他辞官。

【译文】
欧阳修自从在亳州(今安徽亳县)除授兵部尚书知青州(今山东潍坊)以来,连续奏请辞官。他在上书中说:“承蒙皇上特恩眷念,使臣得以多次晋升。臣自去年春天,由吏部侍郎转为左丞,不到两个月,又越次转资三等,升为刑部尚书。任刑部尚书到现在刚过一年的时间,又越次转资二等。尚书省下属有六曹,官员的晋升,是严格按照工、礼、刑、户、兵、吏的资序进行的。而臣在一年之内,连续越次转资五等。”欧阳修辞官的上书,接连进呈了四次。朝廷看到之后,就连次下诏不准许他辞官。这是神宗熙宁元年没有进行官制改革以前的事,现在有很多人都不知道这个情况。因为宋代官制旧制规定左丞、右丞位在尚书之下。所谓左丞越次转资三等为刑部尚书,是说没有经过工部、礼部直接转为刑部尚书。另外,下面所说越次转资两等,是说没有经过户部直接转为兵部。在兵部的上面只有吏部。所以欧阳修在上疏中说,自己是在尚书六曹中,连续越次转资有五。

© 2012 古诗文网 |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