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
容斋四笔·卷八

作者:洪迈

得意失意诗
【原文】
旧传有诗四句夸世人得意者云:“久旱逢甘雨,他乡见故知。洞房花烛夜,金榜挂名时。”好事者续以失意四句曰:“寡妇携儿泣,将军被敌擒。失恩宫女面①,下第举人心②。”此二诗,可喜可悲之状极矣。

【注释】
①失恩宫女面:失宠的宫女愁容满面。
②下第举人心:落第的举人心中酸楚。

【译文】
过去社会上流传一首诗,四句,称道人的得意,说:“久旱逢甘雨,他乡见故知。洞房花烛夜,金榜挂名时。”有些多事的人,又仿照这首诗,续得四句,描写人的失意,说:“寡妇携儿泣,将军被敌擒。失恩宫女面,下第举人心。”这两首诗,将人得意时的喜悦,失意时的悲伤,描绘得淋漓尽致。

茸附治疽漏
【原文】
时康祖病心痔二十年,用《圣惠方》治腰痛者鹿茸、附子服之,月余而愈,《夷坚己志》书其事。予每与医言,辄云:“痈疽①之发,蕴热之极也,乌有翻②使热药之理?”福州医郭晋卿云:“脉陷则害漏,陷者冷也,若气血温暖则漏自止,正用得茸、附。”按《内经素问生气通天论》曰:“陷脉为痿,留连肉腠。”注云:“陷脉谓寒气陷缺其脉也,积寒留舍③,经血稽凝④,久淤内攻,结于肉理,故发为疡瘘,肉腠⑤相连。”此说可谓明白,故复记于此,庶几或有助于疡医云。

【注释】
①痈疽:毒疮,是一种化脓性皮炎。
②乌有:怎么有。翻:反而。
③积寒留舍:寒气积聚。
④经血稽凝:经脉血液停滞不通。
⑤腠:肌肤上的纹理。

【译文】
时康祖患心痔病已二十年了。他使用《圣惠方》里治腰痛病所用的鹿茸、附子,连续服用一个多月就痊愈了。我在《夷坚己志》里曾记述这件事。我每次与医生们交谈,常常说:“恶性脓疮病的发作,是人体内蕴热达到了极点,怎么还会有使用热药治疗的道理?”福州一位医生叫郭晋卿的曾说:“脉陷则害漏病,陷是冷的意思。如果一个人的气血温暖,则漏自然就会停止,所患漏病也就痊愈,这正好得使用热药鹿茸和附子。”按《内经素问生气通天论》中述称:“陷脉为痿,留连肉腠。”在这一条后面加注说:“陷脉是寒气陷缺其脉,久而久之,寒气聚积,经脉血液停滞不通,日子长了,就在体内淤积,结成疙瘩,因而形成溃烂病变,分泌物由瘘管向外流出,使得肌肤上的纹理相连。”此说清楚明白,故复记于此,或许有助于疡医对溃疡病的医治。

华元入楚师
【原文】
《左传》,楚庄王围宋,宋华元夜入楚师,登子反①之床,起之曰:“寡君使元以病②告。”子反惧,与之盟,而退三十里。杜注曰:“兵法,因其乡人而用之,必先知其守将左右谒者、门者之姓名,因而利道之。华元盖用此术,得以自通。”予按前三年晋、楚邲之战,随武子称楚之善曰:“军行,右辕③,左追蓐④,前茅虑无⑤,中权后劲⑥,军政不戒而备。”大抵言其备豫⑦之固。今使敌人能入上将之幕而登其床,则刺客奸人,何施不得?虽至于王所可也,岂所谓军制乎?疑不然也。《公羊传》云:“楚使子反乘堙而窥宋城,宋华元亦乘堙⑧而出见之。”其说,比《左氏》为有理。

【注释】
①子反:即司马子反,楚国大将。
②病:困难。
③右辕:右军跟随主将的车辕。
④左追蓐:左军打草作为歇息的准备。
华元卫宋⑤前茅虑无:前锋部队旌旗为路以防意外。
⑥中权:中军谋划。后劲:后面以精兵做后盾。
⑦豫:防守。
⑧堙:构筑的土堆工事。

【译文】
《左传》记载:楚庄王派兵进攻宋国。宋国遭到突然袭击,急忙派华元连夜潜入楚营,登上楚将司马子反的床,叫他起来,说:“我国国君派我来把困难告诉你。”司马子反害怕了,就与宋国签订了盟约,下令楚军撤围,退兵三十里。杜预在这里作注说:“兵法上说,选将用人在选用其乡人时,一定要先知道守将的侍从左右谒者、守门人的姓名,以便因势利导。华元巧妙地使用了这一方法,因而取得了成功。”按在此前三年,晋、楚两国的军队在邲(今河南荥阳北)会战。随武子称赞楚国治军有方:“军队出行,右军跟着主将的车辕,左军打草作为歇息的准备,前军以旌旗为路以防意外,中军斟酌谋划,后军以精兵作为后盾。军中政教不必等待命令而完备。”这则记述,大致是说军队出动要严密防备。现在让敌人进入上将军的行营帐篷并登上上将军的床,那么使用刺客、间谍,又有什么做不到的呢?虽然来到王所是可以的,这难道是军中的制度吗?我怀疑情况不是这样。《公羊传》里记述这件事时说:“楚国让司马子反乘构筑的土堆工事而窥视宋城。宋国华元亦乘构筑的土堆工事而前往楚营见到司马子反。”在我看来,后面这一种说法,与《左传》所述相比,更为合乎情理。

© 2012 古诗文网 |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