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
容斋四笔·卷五

作者:洪迈

饶州风俗
【原文】
嘉祐中,吴孝宗子经者,作《余干县学记》,云:“古者江南不能与中土等,宋受天命①,然后七闽二浙与江之西东,冠带《诗》、《书》,翕然大肆②,人才之盛,遂甲于天下③。江南既为天下甲,而饶人喜事,又甲于江南。盖饶之为州,壤土肥而养生之物多,其民家富而户羡,蓄百金者不在富人之列。又当宽平无事之际,而天性好善,为父兄者,以其子与弟不文为咎;为母妻者,以其子与夫不学为辱。其美如此。”予观今之饶民,所谓家富户羡,了非昔时,而高甍巨栋连阡亘陌者,又皆数十年来寓公所擅④,而好善为学,亦不尽如吴记所言。故录其语以寄一叹。

【注释】
①宋受天命:宋朝建国。
②翕然大肆:非常盛行。
③甲于天下:位居天下之首。
④擅:占据。

【译文】
北宋仁宗嘉祐年间,吴孝宗曾撰《余干县学记》。在这篇文章中说:“古时候,江南地区在国内经济文化中的地位,不能与中原地区相比。宋朝建国以后,七闽(今福建)、二浙(浙东、浙西,今浙江),及大江东西(今长江西下游南、北两岸的地区),读书的风气很盛,人才辈出,数量之多,居于国内首位。江南已居国内首位,而饶州(今江西饶阳)又居江南首位。这是由于饶州土壤肥沃,适宜于多种动植物及农作物的生长,百姓生活富余而有积蓄,有着百金的人家不能算作富人。每当天下安宁太平无事的时候,饶州人乐于行善。做父亲兄长的,往往为自己的儿子、兄弟不读书学习文化而感到内疚;做母亲妻子的,往往为自己的儿子、丈夫不学习文化而感到羞愧。这是多么好的社会风尚啊!”经过我的仔细观察,现在饶州的百姓,虽然家里富裕而有积蓄,可也今非昔比。高楼巨栋拔地而起连在一起,近几十年来,往往为那些坐享其成的寓公所占有。而那种乐于助人、好做善事、勤奋好学的社会风尚,也不像吴孝宗所说的那样美好。兹将吴孝宗所说录之于此,实乃令人惋惜!

禽畜菜茄色不同
【原文】
禽畜、菜茄之色①,所在不同,如江浙间,猪黑而羊白,至江、广、吉州以西,二者则反是。苏、秀间,鹅皆白,或有一班褐者,则呼为雁鹅,颇异而畜之。若吾乡,凡鹅皆雁②也。小儿至取浙中白者饲养,以为湖沼观美。
浙西常茄皆皮紫,其皮白者为水茄。吾乡常茄皮白,而水茄则紫。其异如是。

【注释】
①禽畜:家禽、家畜。菜茄:泛指蔬菜。
②雁:花色。

【译文】
家畜、蔬菜的颜色,由于各地环境不同,因而也不相同。比如在江、浙一带,猪的颜色是黑色,而羊则是白的。到江州(今江西九江)、广州、吉州(今江西吉安)以西的地方,二者颜色则相反,猪是白色的,羊是黑色的。在苏州、秀州(今浙江嘉兴)一带,鹅都是白色的,偶尔见到一只身上有褐色斑点的鹅,当地人就叫它为雁鹅,都很惊奇,把它当做稀奇动物进行饲养。而在我的故乡饶州鄱阳,所有的鹅都是花色的。而把白色的鹅当做稀奇动物,有些小孩子甚至购买浙东、浙西的白鹅来饲养,放在湖泽小河中供人们观赏。
茄子皮的颜色,在浙西地区一般都是紫色的,长有白皮的茄子,当地人叫它为水茄。而在饶州鄱阳则相反,一般的茄子皮都是白颜色,水茄则是紫颜色。其差异之大,由此可见。

勇怯无常
【原文】
“民无常勇,亦无常怯,有气则实,实则勇①,无气则虚,虚则怯,怯勇虚实,其由甚微②,不可不知。勇则战,怯则北,战而胜者,战其勇者也,战而北③者,战其怯者也。怯勇无常,倏忽往来,而莫知其方④,惟圣人独见其所由然。”此《吕氏春秋·决胜》篇之语,予爱而书之。

【注释】
①有气则实,实则勇:精气饱满则充实,充实则勇敢。
②其由甚微:其缘由非常微妙。
③北:退败,败北。
④方:方法。

【译文】
“人无永远持久的勇敢,亦没有永远持久的胆怯。神气饱满则充实,充实则勇敢;神气不饱满则空虚,空虚则胆怯。胆怯勇敢,空虚充实,其由来十分精妙,不可不知道。勇敢的人战则必胜,胆怯的人战则必败。战而获胜的人,是由于他作战时勇敢;战而败北的人,是由于作战时胆怯。胆怯与勇敢不是固定不变的,而是不时变化的,忽来忽去,人们往往不知其变化的方法,只有圣人才能发现这一变化的原因和方法。”这是《吕氏春秋·决胜》里所说的一段话。我喜爱这段话,就将它抄之于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