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
容斋四笔·卷四

作者:洪迈

栾城和张安道诗
【原文】
张文定公①在蜀,一见苏公父子②,即以国士许之。熙宁中,张守陈州南都,辟子由幕府③。元丰初,东坡谪齐安,子由贬监筠酒税④,与张别,张凄然不乐,酌酒相命,手写一诗曰:“可怜萍梗飘蓬客,自叹匏瓜老病身。从此空斋挂尘榻,不知重扫待何人?”后七年,子由召还,犹复见之于南都。及元符末,自龙川还许昌,因侄叔党出坡遗墨,再读张所赠诗,其薨已十年,泣下不能已,乃追和之曰:“少年便识成都尹,中岁仍为幕下宾。待我江西徐孺子,一生知己有斯人。”两诗皆哀而不怨,使人至今有感于斯文。今世薄夫受人异恩,转眼若不相识,况于一死一生,拳拳如此,忠厚之至,殆可端拜⑤也。

【注释】
①张文定公:张方平。
②苏公父子:苏洵苏轼苏辙父子三人。
③辟子由幕府:征召苏辙为他的府署官员。
④贬监筠酒税:被贬到筠州监管盐酒税务。
⑤端拜:举双手行恭拜之礼。

【译文】
张文定公方平(字安道)在四川时,一见到苏洵及苏轼、苏辙父子三人,就以推荐他们入朝做官相许诺。宋神宗熙宁年间,张方平任陈州南都(今河南境)长官,收纳苏辙为他的府署官员。元丰初年,苏轼贬谪齐安,苏辙也被贬到筠州(今江西境)监盐酒务。他与张方平话别时,张方平闷闷不乐,酌酒相祝,并亲手题诗一首:“可怜萍梗飘蓬客,自叹匏瓜老病身。从此空斋挂尘榻,不知重扫待何人?”七年以后,苏辙被召还,又到南都见到了张方平。到哲宗元符末年,他又从龙川(今属广东)回到许昌(今属河南),其侄子叔党拿出了苏轼所留下的遗墨给他看,他又读了过去张方平赠给他的那首诗,回想起来方平之死已有十年,禁不住涕泣落泪,于是追和张方平诗道:“少年便识成都尹,中岁仍为幕下宾。待我江西徐孺子,一生知己有斯人。”以上两首诗作都表现出悲伤而没有怨恨,使人们一直到今天对这两首诗都有很深的感触。一个人一生作为一般老百姓能得到如此特殊的恩待,而转眼之间又好像互不相识。但在一个活着、一个死去的情况下,活着的人能对死者如此真诚、极其忠厚地相待,也值得人们为他举双手行恭拜之礼。

外台秘要
【原文】
《外台秘要》载《制虎方》云:“到山下先闭气三十五息①,所在山神将虎来到吾前,乃存吾肺中,有白帝出,收取虎两目,塞吾下部中②,乃吐肺气,上自通冠一山林之上。于是良久,又闭气三十五息,两手捻都监目作三步,步皆以右足在前,乃止,祝曰:‘李耳,李耳,图汝非李耳邪。汝盗黄帝之犬,黄帝教我问汝云何。’毕,便行,一山虎不可得见。若卒逢之者,因正面立,大张左手五指侧之,极势跳③,手上下三度,于跳中大唤,咄④曰:‘虎,北斗君使汝去!’虎即走。”予谓人卒逢虎,魂魄惊怖,窜伏⑤之不暇,岂能雍容步趋,仗咒语七字而脱邪?因读此方,聊书之以发一笑。此书乃唐王珪之孙焘所作,本传云:“焘视母疾,数从高医游,遂穷其术,因以所学作书,讨绎精明⑥,世宝焉。”盖不深考也。

【注释】
①闭气三十五息:屏住呼吸三十五次。
②塞吾下部中:把它塞到我的腹中。
③极势跳:用尽力气跳跃。
④咄:呵斥。
⑤窜伏:逃跑。
⑥讨绎精明:论述精到明确。

【译文】
《外台秘要》一书记载的《制虎方》中说:“走到山下面,自己先闭住呼吸35次,那么所在的山神就会让老虎来到你跟前,于是就想着从我肺中有白帝出来,收取老虎的两只眼睛,又把它塞到我的腹中,这时再吐出肺气,肺气出来后自然上升冠于山林之上。这样停了一段时间,再闭住呼吸35次,双手向前并拢睁大眼睛前进三步,每步都先抬右脚,三步后停住,祝祷说:‘李耳,李耳,如果想着袭击你就不是李耳。你偷走了黄帝的犬,黄帝让我来问你这是为什么。’说毕便向前走,一个山虎就立时看不见了。若仓促间遇上了老虎,它就正面立在眼前,你应尽力张开左手的五指斜指着它,用尽力气跳跃,手上下摆动三回,并在跳跃中大声呼叫,呵叱说:‘虎,北斗君使汝去!’这样虎就离开了你。”我想人们仓促遇见老虎,惊恐万状,跑藏还来不及,怎么能够镇定自若地靠近它,并凭着呵叱的七个字就可以脱身呢?因为读到这一制虎怪法,姑且记录下来,作为一个笑话。这本书是唐代王珪的孙子王焘所作,他的本传中说:“王焘探视母病的时候,多次跟从名医游玩,于是探讨研究了他的法术,并把自己所学到的东西写成了书,论述精到明确,视为世宝。”这大概是由于没有深入考究而得出的结论。

六枳关
【原文】
盘洲种枳六本①,以为藩篱之限。立小门,名曰“六枳关”。每为人问其所出,倦于酬应。今取冯衍《显志赋》中语书于此。衍云:“揵六枳而为篱。”按《东观汉记》作八枳。《逸周书·小开》篇云:“呜呼!汝何敬非时,何择非德②!德枳维大人,大人枳维公,公枳维卿,卿枳维大夫,大夫枳维士。登登皇皇,维在国枳,国枳维都,都枳维邑,邑枳维家,家枳维欲无疆。”言上下相维,递为藩蔽③也。其数有八,与《东观汉记》同。予详考之,乃九枳也。宋景文公《贺宰相启》“式维公枳”盖用此云。

【注释】
①盘洲:即洪适,字景伯,号盘洲。宋代金石学家。枳:落叶灌木或小乔木,植株和橘树很像。六本:六棵。
②何择非德:做什么事情不表现出高尚的情操。
③上下相维,递为藩蔽:上下之间相互维系、互为屏护。

【译文】
盘洲(指洪适)曾种植六株枳子,作为篱笆隔墙。中间开了一个小门,名为“六枳关”。他每每被人问起这个名称的由来,整天疲于应答这些问题。现在我摘取冯衍《显志赋》中的话抄录于此。冯衍说:“竖立六株枳子作为篱笆。”《东观汉记》中作八株枳子。《逸周书·小开》篇中说:“真的是啊!你什么时间不表示出对上的尊敬,干什么事不表现出高尚的情操!德枳维护大人,大人之枳维护公,公枳维护卿,卿枳维护大夫,大夫枳维护士。长长远远,维护在于国枳,而国枳又维护都,都枳维护邑,邑枳维护家,家枳维护的范围没有边际。”这里就是指上下之间相互维系、互为屏护的意思。此书中所说的枳子有八株,与《东观汉记》所载相同。我仔细查证后,知道实为九株枳子。宋景文公祁在《贺宰相启》一文中的“式维公枳”之语,就是取用这个意思。

© 2012 古诗文网 |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