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
容斋四笔·卷二

作者:洪迈

轻浮称谓
【原文】
南齐陆慧晓立身清肃,为诸王长史行事,僚佐以下造诣,必起迎之。或曰:“长史贵重①,不宜妄自谦屈。”答曰:“我性恶人无礼,不容不以礼处人。”未尝卿士大夫,或问其故,慧晓曰:“贵人不可卿,而贱者乃可卿②,人生何容立轻重于怀抱!”终身常呼人位③。今世俗浮薄少年,或身为卑官,而与尊者言话,称其侪流,必曰“某丈”。谈其所事④牧伯监司亦然。至于当他人父兄尊长之前,语及其子孙甥婿,亦云“某丈”。或妄称宰相执政贵人之字。皆大不识事分者,习惯以然⑤,元非简傲⑥也。予常以戒儿辈云。

【注释】
①贵重:清贵显要。
②贵人不可卿,而贱者乃可卿:清贵的人不能够担任卿官,而卑贱的人则可以充当。
③终身常呼人位:他一生经常谈论人的职位高低问题。
④事:侍奉。
⑤习惯以然:习惯使之然,习惯成自然。
⑥元非简傲:(这些称谓)原本没有简慢、轻蔑的意思。

【译文】
南齐陆慧晓做人处世清谦恭敬,任诸王长史行事官时,僚佐下人登门拜访,必起而相迎。有人说:“长史官地位清贵显要,不应该随便自谦自屈。”他回答说:“我的性格可以容忍恶人的无礼行为,但我自己不能以无礼对待别人。”他没有任过卿士大夫官,有人问其原因,慧晓说:“清贵的人不可以担任卿官,而卑贱的人乃可充任,人生何必要以位居轻重的官位追求作为抱负呢?”他一生经常谈论人的职位高低问题。现今世俗中高傲轻薄的青年人,有的身为卑下小官,而与尊长说话时,说起其同辈人,必称“某丈”。谈到他们所侍奉的牧伯监司官时也是这样称谓。以至于在他人父兄尊长面前提起自己的子孙甥婿时,也称“某丈”。还有的妄自直呼宰相执政这些显官贵人的名字。这都是很不懂事体名分的做法。由于习惯而成了自然,其实这些称谓原本并没有怠慢、轻蔑之意。我常常以此告诫儿子们。

鬼谷子书
【原文】
鬼谷子与苏秦、张仪书曰:“二足下功名赫赫,但春华至秋,不得久茂。今二子好朝露之荣,忽长久之功①。轻乔、松之永延,贵一旦之浮爵。夫女爱不极席,男欢不毕轮。痛哉夫君。”《战国策》楚江乙谓安陵君曰:“以财交者,财尽而交绝;以色交者,华落而爱渝②。是以嬖女③不敝席,宠臣不敝轩。”吕不韦说华阳夫人曰:“以色事人者,色衰而爱弛。”《诗·氓》之序曰:“华落色衰,复相弃背。”是诸说大抵意同,皆以色而为喻。士之嗜进④而不知自反者,尚监此哉!

【注释】
①今二子好朝露之荣,忽长久之功:如今你们两位喜好朝廷惠宠的荣耀,忽略建立长久功业的打算。朝露之荣,在此意为求取功名,享受荣华富贵。因为这种追求如朝露不可长久,鬼谷子故而如此形容。
②华落:花朵凋零,形容容色老去。渝:停止,破灭。
③嬖女:受宠的女子。
④嗜进:喜好追求晋升高位。

【译文】
鬼谷子在给苏秦、张仪的信中说:“你们两位有赫赫功名,但春花到了秋天,不可能久盛不衰。现在你们两位喜欢于朝廷惠宠之荣耀,忽略了建立长久功业的打算;轻视乔、松声名之永垂,崇尚一时之虚位。大凡男女相爱,女子不得列坐宴席,男子不得越此求彼。我为你们真感到悲伤啊!”《战国策》中楚国江乙曾对安陵君说:“以钱财缘故交往者,财尽而交情断绝;以美色缘故交往者,容色退则爱情灭。所以受宠的女子不破坏席宴车乘的规定,得宠的臣僚不破坏等级高下的规定。”吕不韦也劝勉华阳夫人说:“以美色奉事人者,容色衰退则爱情消失。”《诗·氓》的序言中又说:“女子华容衰退,又心相背而遭遗弃。”这诸多说法的意思大抵相同,都是以美色事作比喻来告诫人们该怎样去做。士大夫们喜欢追求晋升高位而不知道反省自己,还没有以此为鉴啊!

城狐社鼠
【原文】
“城狐不灌,社鼠不熏。”谓其所栖穴者得所凭依。此古语也,故议论者率指人君左右近习①为城狐社鼠。予读《说苑》所载孟尝君之客曰:“狐者人之所攻也,鼠者人之所熏也。臣未尝见稷狐见②攻,社鼠见熏,何则?所托③者然也。”“稷狐”之字,甚奇且新。

【注释】
①人君左右近习:君王左右的亲信。
②见:被,遭受。
③托:倚仗。

【译文】
“城狐不灌,社鼠不熏。”就是说狐、鼠它们栖居的穴室有所依靠、凭借。这是远古语句。所以议论得失的人们大都指君王左右的亲信为城狐社鼠。我读《说苑》时,看到当中记载孟尝君的门客说:“狐是人们所攻打的东西,鼠是人们所讨厌的东西。而臣我未尝见到过稷狐被围攻,(“稷”,以及下文“社鼠”的“社”,原指古代祭祀的谷种和土神。“社稷”合称,旧时用做国家的代称,这里即暗指这个意思。稷狐社鼠比喻依势为奸的人。)社鼠被讨打,为什么呢?就在于它们各自有所倚仗的原因。”“稷狐”的“稷”字,用得十分奇特、新颖。

© 2012 古诗文网 |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