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
容斋五笔·卷三

作者:洪迈

人生五计
【原文】
朱新仲舍人常云:“人生天地间,寿夭不齐①,姑以七十为率:十岁为童儿,父母膝下,视寒暖燥湿之节,调乳哺衣食之宜,以须成立,其名曰生计;二十为丈夫,骨强志健②,问津名利之场,秣马厉兵,以取我胜,如骥子伏枥,意在千里③,其名曰身计;三十至四十,日夜注思,择利而行,位欲高,财欲厚,门欲大,子息欲盛,其名曰家计;五十之年,心怠力疲,俯仰世间,智术用尽,西山之日④渐逼,过隙之驹不留,当随缘任运⑤,息念休心,善刀而藏⑥,如蚕作茧,其名曰老计;六十以往,甲子一周,夕阳衔山,倏尔就木,内观一心,要使丝毫无慊⑦,其名曰死计。”朱公每以语人⑧,以身计则喜,以家计则大喜,以老计则不答,以死计则大笑,且曰:“子之计拙也。”朱既不胜笑者之众,则亦自疑其计之拙,曰:“岂皆恶老而讳死邪?”因为南华长老作《大死庵记》,遂识其语。予之年龄逾七望八,当以书诸绅云。

【注释】
①寿夭不齐:寿命长短不一。
②骨强志健:筋骨强健,志向高远。
③如骥子伏枥,意在千里:就像是千里驹虽然屈伏槽枥,却想着有朝一日能驰骋千里。
④西山之日:死亡的日子,讳称。
⑤随缘任运:听从命运的安排。
⑥善刀而藏:修缮并藏起在名利场上厮杀的工具。
⑦慊:不满,怨恨。
⑧朱公每以语人:朱新仲先生每次把他的人生五计讲给人听。

【译文】
朱新仲经常说:“人生活在天地之间,寿命的长短不一样,姑且以七十岁为准:十岁左右还是儿童,跟随在父母身旁,天气的寒暖燥湿父母都得为他操心,衣食住行都由父母安排,只待长大成人,这叫生计;二十岁时已是成人,筋骨强健,志向高远,开始问津名利场、秣马厉兵,以争取自己获胜,就像是千里驹虽然屈伏槽枥,却想着有朝一日驰骋千里,这叫身计;三十到四十岁之间,日夜苦思,选择有利于自己的事情去做,欲求高官厚禄、财源旺盛、门第高大、子孙兴盛,这叫家计;五十岁时,心力已经疲惫,俯仰人世间,自己的聪明才智已经施展殆尽,生命已接近尾声,就像过隙白驹一样,过去的岁月已经一去不复返。这时应当听从命运的安排,收起名利之心,善藏起在名利场上拼杀的工具,像蚕作茧一样建一个舒适的安乐窝,这叫老计;六十岁以后,人生已过了一个甲子,生命就像夕阳衔山一样很快要朽木入土了,这时应静心修养,使生活安宁,死而无憾,这叫死计。”朱新仲先生每次把他的人生五计讲给人听时,听者的情绪都在不断地变化。讲到身计,听者喜笑颜开;讲到家计,听者欣喜若狂;讲到老计,听者沉默不语;讲到死计,听者则哈哈大笑,并对朱新仲说:“你的五计太笨拙了。”笑话他的人多了,朱新仲自己也对五计产生了怀疑,自言自语地说:“难道人们都讳老忌死吗?”我在为庄子作《大死庵记》时,才真正认识到他讲的人生五计的深刻内涵。我已是七八十岁的人了,觉得他说的人生五计很有道理,所以应把这五计记下来,铭刻在心中。

瀛莫间二禽
【原文】
瀛、莫二州之境,塘泊之上有禽二种。其一类鹄,色正苍而喙长,凝立水际不动,鱼过其下则取之,终日无鱼,亦不易地。名曰信天缘。其一类鹜,奔走水上,不闲腐草泥沙①,唼唼然②必尽索乃已,无一息少休。名曰漫画。信天缘若无能者,乃与漫画均度一日无饥色,而反加壮大。二禽皆禀性所赋,其不同如此。

【注释】
①不闲腐草泥沙:不停地在腐草泥沙中寻觅食物。
②唼唼然:水鸟或鱼吃食的样子。唼唼,象声词,水鸟或鱼的吃食声。

【译文】
在瀛州(今河北河间县)和莫州(今河北任丘县),在河塘湖泊上有二种鸟。一种很像是天鹅,全身灰白色,嘴很长,长时间静立于水边不动,有鱼从它身下经过时,它就用嘴将其捉住吃掉,即使终日无鱼,它也不换地方。它的名字叫信天缘。另一种很像是鸭子,经常在水上游来游去,不停地在腐草泥沙中唼唼寻觅食物,直至找完为止,也不休息。它的名字叫漫画。信天缘好像是很无能,却和漫画一样都要度过一天,且面无饥色,其反比漫画更壮更大。二禽的秉性都是天赋予的,却有如此不同。

萧颖士风节
【原文】
萧颖士为唐名人,后之学者但称其才华而已,至以笞楚①童奴为之过。予反复考之,盖有风节识量②之士也。为集贤校理,宰相李林甫欲见之,颖士不诣,林甫怒其不下己。后召诣史馆,又不屈,愈见疾③,至免官更调河南参军。安禄山宠恣,颖士阴语柳并曰:“胡人负宠而骄,乱不久矣。东京其先陷乎!”即托疾去。禄山反,往见河南采访使郭纳,言御守计,纳不用。叹曰:“肉食者以儿戏御剧贼,难矣哉!”闻封常清陈兵东京,往观之,不宿而还④,身走山南。节度使源洧欲退保江陵,颖士说曰:“襄阳乃天下喉襟⑤,一日不守,则大事去矣。公何遽轻土地,取天下笑乎?”洧乃按甲不出⑥。洧卒,往客金陵,永王璘召之,不见。刘展反,围雍丘,副大使李承式遣兵往救,大宴兵客,陈女乐。颖士曰:“天子暴露⑦,岂臣下尽欢时邪!夫投兵不测,乃使观听华丽,谁致其死哉!”弗纳。颖士之言论操持如此,今所称之者浅矣。李太白,天下士也,特以堕永王乱中,为终身累⑧。颖士,永王召而不见,则过之焉。

【注释】
①笞楚:鞭笞。
②有风节识量:高风亮节,有胆识,有肚量。
③愈见疾:越发遭到李林甫的嫉恨。
④不宿而还:连夜返回。
⑤喉襟:咽喉要冲,兵家重地。
⑥按甲不出:按兵不动。
⑦天子暴露:天子逃离京师,风餐露宿。
⑧为终身累:一辈子都受牵连。

【译文】
萧颖士是唐代的名人,后代学者只称赞其才华出众而已,把他鞭笞童奴作为他的过错。我反复考察有关资料后发现,他还是一位高风亮节有胆识、有抱负的人。在他担任集贤殿校理时,当时的权相李林甫想召见他,他却辞而不去,李林甫对他不屈从于自己很恼火。后来,李林甫又让他到史馆任职,他仍然不屈服,为此他更遭李林甫所忌恨,以至被免除史官职务外调到河南府(今河南洛阳)任参军。当时,安禄山自恃玄宗的宠信,恣意妄为,萧颖士私下对柳并说:“胡人(指安禄山)依仗着皇上的宠信而骄横跋扈,他反叛朝廷的时间不会太久了。东都洛阳到时会最先陷落!”不久,他便托病很快离开了洛阳。安禄山反叛以后,萧颖土去见河南采访使郭纳,向他进献防守抵御叛军的策略,可郭纳不予采用。萧颖士感叹道:“那些身居高位要职的人抵御来势凶猛的叛贼如同玩儿戏,想抵挡住也太难了!”他听说大将封常清陈兵东都洛阳,就去观察了一番,结果很失望,连夜返回,南逃到山南东道(今湖北襄樊)避乱。当地节度使源洧想放弃襄阳,退保江陵(今湖北江陵),萧颖士规劝道:“襄阳是天下的咽喉要冲,兵家必争之地,一日不坚守,则大势即去。你何必匆忙轻易放弃这个战略要地,让天下人取笑你呢?”源洧听从了他的建议,就按兵不出。源洧死后,萧颖士又去金陵(今江苏南京),并客居于此。肃宗的弟弟永王李璘慕名要召见他,他坚辞不去。后来,刘展反叛,兵围雍丘,副大使李承式派兵救援,出兵前大宴宾客,歌女环列。萧颖士见此劝李承式说:“天子逃离京师,风餐露宿,这难道是臣下尽情欢乐的时候吗?现在要到吉凶难测的战场战斗,临行前却让他们看听如此华丽的歌舞音乐,谁还愿去拼死疆场呢?”李承式拒不接受其建议。萧颖士的言论如此精辟,操持胆识如此卓异,今天对他的议论也太浅薄了。李白,是天下闻名的大诗人,只因身陷永王李璘的叛军之中,而终身受到连累。萧颖士对永王李璘的召见辞而不见,可见他的胆识远远超过李白。

开元宫嫔
【原文】
自汉以来,帝千妃妾之多,唯汉灵帝、吴归命侯、晋武帝、宋苍梧王、齐东昏、陈后主。晋武至于万人。唐世明皇为盛,白乐天《长恨歌》云“后宫佳丽三千人”;杜子美《剑器行》云“先帝侍女八千人”,盖言其多也。《新唐史》所叙,谓开元、天宝中,宫嫔大概至四万。嘻,其甚矣!隋大业①离宫遍天下,所在皆置宫女。故裴寂为晋阳宫监,以私侍高祖。及高祖义师经过处,悉罢之②。其多可想。

【注释】
①隋大业:隋炀帝大业年间。
②悉罢之:把离宫中的女人悉数释放回家。

【译文】
自汉朝以来,拥有众多妃妾的帝王,只有东汉灵帝刘宏、三国吴归命侯孙皓、西晋武帝司马炎、南朝宋苍梧王刘昱、南朝齐东昏侯萧宝卷、南朝陈后主陈叔宝几人。晋武帝司马炎的后宫中嫔妃近万人。唐代以唐玄宗的嫔妃最多,白居易在《长恨歌》中写道“后宫佳丽三千人”;杜甫在《剑器行》中也写道“先帝侍女八千人”,都是说唐玄宗嫔妃之多。据《新唐书》记载,唐玄宗开元、天宝年间,后宫中嫔妃大概有四万人之多。嘻,这也太过分了!隋炀帝大业年间,离宫遍布天下,每座离宫中都有数量不等的宫女。故此,裴寂才能以晋阳宫监的身份,私下里归奉唐高祖李渊。唐高祖起义兵以后,所到之处,把离宫中的宫女都释放回家。其宫女之多可想而知。

© 2012 古诗文网 |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