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
容斋五笔·卷一

作者:洪迈

天庆诸节
【原文】
大中祥符之世,谀佞之臣,造①为司命天尊下降及天书等事,于是降圣、天庆、天祺、天贶诸节并兴。始时京师宫观每节斋醮②七日,旋减为三日、一日,后不复讲③。百官朝谒之礼亦罢。今中都④未尝举行,亦无休假,独外郡必诣天庆观朝拜,遂休务⑤,至有前后各一日。此为敬事司命过于上帝矣,其当寝明甚,惜无人能建白者。

【注释】
①造:鼓噪,煽动。
②斋醮:请僧道设斋坛,祈祷神佛。
③后不复讲:后来就不再举行了。
④中都:京城。
⑤休务:放下公务。

【译文】
北宋真宗大中祥符年间,一些谄谀奸佞之臣,鼓噪掌管命运的天尊下凡以及上帝下天书等事,于是降圣、天庆、天祺、天贶等节日一并兴起。开始的时候,每遇上述诸节京城的宫观都要设斋坛,向神佛祈祷七天,很快就减为三天、一天,后来就不再举行了。百官朝谒之礼也随即作罢。现在京城已不再举行此类活动,遇上述诸节也无休假。只是有一些地方每遇诸节必到天庆观朝拜,于是他们放下公务,以至有费时达前后两天的。这是敬事司命超过了上帝。很明显,这类活动早就应当禁止,可惜无人能向皇上提出这一建议。

狐假虎威
【原文】
谚有“狐假虎威”之语,稚子来扣其义,因示以《战国策》、《新序》所载。《战国策》云:楚宣王问群臣曰:“吾闻北方之畏昭奚恤也,果诚何如①?”群臣莫对。江乙对曰:“虎求百兽而食之,得狐,狐曰:‘子无敢食我矣,天帝使我长百兽②,今子食我,是逆天帝命也。子以我为不信③,吾为子先行,子随我后,观百兽之见我而敢不走乎?’虎以为然,故遂与之行。兽见之皆走,虎不知兽畏己而走也,以为畏狐也。今王之地方五千里,带甲百万,而专属之昭奚恤,故北方之畏奚恤也,其实畏王之甲兵也,犹百兽之畏虎也。”《新序》并同。而其后云:“故人臣而见畏者,是见君之威也,君不用,则威亡矣。”俗谚盖本诸此④。

【注释】
①果诚何如:果真这样吗?
②长百兽:管理百兽,做百兽之王。
③子以我为不信:子若不信我,你如果不相信我。
④本诸此:源于此处。

【译文】
有个成语叫“狐假虎威”,我的幼子向我请教其意义,我就把《战国策》、《新序》两书中的有关记载让他看。《战国策》中记载:楚宣王曾问群臣:“我听说北方诸国很害怕昭奚恤将军,果真如此吗?”群臣中一时无人应对。江乙回答说:“老虎天天捉各种动物以充饥,一天,它捉住一只狐狸,狐狸就对老虎说:‘你不敢吃我!上帝让我做百兽之王,今天你要吃我,这是违逆上帝命令的。你如果不相信,我可以在前面走,你紧随我后,看看百兽之中有谁见了我敢不逃跑?’老虎信以为真,所以就跟随它一起走。百兽见到它们都慌忙逃窜,老虎不知道百兽是害怕自己而逃跑,还认为它们是害怕狐狸。现在大王您的属地方圆五千里,有百万强大的军队,而把军队委托给昭奚恤指挥,所以北方诸国畏惧奚恤,其实他们害怕的是大王强大的军队,就像是百兽害怕老虎一样。”《新序》中所记载的与此相同。而且在前文之后接着写道:“所以说人们害怕那些大臣,主要是害怕君主的权力,君主若不将权力赋予大臣,大臣的权威也就不复存在了。”这句成语大概就源出于此。

徐章二先生教人
【原文】
徐仲车先生为楚州教授,每升堂①,训诸生曰:“诸君欲为君子,而劳己之力,费己之财,如此而不为,犹之可也;不劳己之力,不费己之财,何不为君子?乡人贱之②,父母恶之③,如此而不为可也;乡人荣之④,父母欲之⑤,何不为君子?”又曰:“言其所善,行其所善,思其所善,如此而不为君子者,未之有也。言其不善,行其不善,思其不善,如此而不为小人者,未之有也。”成都冲退处士章詧隐者,其学长于《易》、《太玄》,为范子功解述大旨⑥,再复《摛》词曰:“‘人之所好而不足者,善也;所丑而有余者,恶也。君子能强其所不足,而拂⑦其所有余,则《太玄》之道几⑧矣。’此子云仁义之心,予之于《太玄》,述斯而已。或者苦其思⑨,艰其言⑩,迂溺其所以为数,而忘其仁义之大,是恶足以语道哉!”二先生之教人,简易明白,学者或未知之,故表出于此。

【注释】
①升堂:开堂讲学,给学生上课。
②乡人贱之:如果乡人都轻贱君子。
③父母恶之:父母厌恶君子。
④乡人荣之:乡人以做君子为荣耀。
⑤父母欲之:父母希望你成为君子。
⑥大旨:要义,主旨。
⑦拂:去除,摒弃。
⑧几:可以达到。
⑨苦其思:为其精深的思想而困惑。
⑩艰其言:被其艰深的言辞吓倒。
迂溺其所以为数:沉溺于它所讲的术数中。

【译文】
大宋朝人徐仲车先生曾为楚州(今江苏淮安)州学教授,每次给学生上课,就教导学生说:“各位都想成为君子,如果为此而耗费了你的精力和钱财,你不想做还说得过去;若不需你出力,也不需你破费,为什么不做君子呢?若同乡人都鄙视君子,父母也讨厌君子,你不想做君子也说得过去;若同乡人以做君子为荣耀,父母也希望你成为君子,为什么不做君子呢?”他又说:“若言、行、思都以善为本,没有不成为君子的。若言、行、思都以恶为源,也没有不成为小人的。”成都冲退居士章詧隐者,对《易》、《太玄》有精深的研究,他为范子功讲解其中的要旨,用《摛》词解释说:“‘对于人来说,好而从不满足即是善;丑而有余即是恶。若君子能增强其所不足的东西,而摒弃其多余的东西,那么《太玄》中所讲的道理就领悟了。’这是孔子所提倡的仁义之心,我对于《太玄》,也不过是讲述这些罢了。有的人或为其精深的思想而困惑,或为其晦涩的语言所难倒,或沉溺于它所讲的术数,而忘掉了其中最宝贵的东西——仁义,这样的人,怎么能够给他讲道理呢?”二位先生教育人,总是简易明白,学习的人有的还不知道这些,所以我把他们的事迹记述于此。

© 2012 古诗文网 |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