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
明智·如日驱雾

作者:冯梦龙

【原文】
讹口如波,俗肠如锢①。触目迷津,弥天毒雾。不有明眼,孰为先路?太阳当空,妖魑匿步②。集“剖疑”。

【注释】
①锢:经久难愈的疾病。
②匿步:隐藏自己的行踪。

【译文】
口中的谎言如同波浪,一肚子的坏水犹如顽疾,漫天毒雾迷蒙了双眼,没有明亮的眼睛,怎么知道何去何从呢?就像太阳当空,妖魔自然会却步。集此成“剖疑”卷。

张说
【原文】
说有材辩,能断大义。景云初,帝谓侍臣曰:“术家①言五日内有急兵入宫,奈何?”左右莫对。说进曰:“此谗人谋动东宫②耳。(边批:破的。)陛下若以太子监国,则名分定,奸胆破,蜚语塞矣。”帝如其言,议遂息。

【注释】
①术家:巫术占卜之士。
②东宫:太子,即后来的唐玄宗李隆基

【译文】
唐朝人张说(洛阳人,字道济)有才略,大事当前能迅速做出正确判断。唐睿宗景云二年,睿宗对侍臣说:“术士预言,在五天之内会有军队突然入宫,你们说怎么办?”左右的人不知怎么回答。张说进言道:“这一定是奸人想让陛下更换太子的诡计。(边批:一针见血。)陛下如果让太子监理国事,就可以使名分确定下来,从而破坏奸人诡计,流言自然消失。”睿宗照他的话做,谣言果然平息。

寇准
【原文】
楚王元佐,太宗长子也,因申救廷美不获①,遂感心疾,习为残忍;左右微过,辄弯弓射之。帝屡诲不悛。重阳,帝宴诸王,元佐以病新起,不得预,中夜发愤,遂闭媵妾,纵火焚宫。帝怒,欲废之。会寇准通判郓州,得召见,太宗谓曰:“卿试与朕决一事,东宫所为不法,他日必为桀、纣之行,欲废之,则宫中亦有甲兵,恐因而招乱。”准曰:“请某月日,令东宫于某处摄行礼,其左右侍从皆令从之,陛下搜其宫中,果有不法之事,俟还而示之;废太子,一黄门力耳。”太宗从其策,及东宫出,得淫刑②之器,有剜目、挑筋、摘舌等物,还而示之,东宫服罪,遂废之。
〔评〕搜其宫中,如无不法之事,东宫之位如故矣。不然,亦使心服无冤耳。江充③、李林甫,岂可共商此事?

【注释】
①申救廷美不获:赵廷美,本名光美,是宋太宗赵光义之弟,太宗之母杜太后有遗嘱,要太宗死后传位给廷美。太宗即位后,将廷美流放,两年后死于流放地。当廷美流放时,满朝廷臣无敢言者,只有赵元佐申救之。廷美死后,元佐闻讯而发狂。
②淫刑:残酷的刑罚。
③江充:汉武帝宠臣,与太子有过节,诬太子在宫中行巫盅诅咒武帝,逼太子起兵,后太子兵败自杀。

【译文】
楚王赵元佐是宋太宗的长子,因为援救赵廷美(太宗的弟弟)失败,于是得精神病,性情变得很残忍,左右的人稍有过失,就用箭射杀。太宗屡次教训他都不改过。重阳节时,太宗宴请诸王,赵元佐借口生病初愈不参加,半夜发怒,把侍妾关闭于宫中,并纵火焚宫。太宗很生气,打算废除他太子的身份。寇准那时正在郓州任通判,太宗特别召见他,对他说:“找你来和朕一起商议一件大事。太子所作所为都属不法,将来若登上帝位一定会做出桀、纣般的行为。朕想废掉他,但东宫里有自己的军队,恐怕因此引起乱事。”寇准说:“请皇上于某月某日,命令太子到某地代理皇上祭祀,太子的左右侍从也都命令跟着去,陛下再趁此机会派人去搜查东宫,若果真有不法的证物,等太子回来再当他面公布出来,如此罪证确凿,要废太子,只须派个黄门侍郎(即门下侍郎)宣布一下就行了。”太宗采用他的计策,等太子离去后,果然搜得一些残酷的刑具,包括有挖眼、挑筋、割舌等刑具。太子回来后,当场展示出来,太子服罪,于是被废。
〔评译〕搜查东宫,如果没有不法的事,东宫的地位依旧。不然,也可以使他心服而不觉冤枉。只是江充(汉·邯郸人,字次倩,以巫蛊术诬害太子)、李林甫之类的人,难道可以共同商议这种事吗?

西门豹
【原文】
魏文侯①时,西门豹为邺令②,会长老问民疾苦。长老曰:“苦为河伯③娶妇。”豹问其故,对曰:“邺三老、廷掾④常岁赋民钱数百万,用二三十万为河伯娶妇,与祝巫共分其余。当其时,巫行视人家女好者,云‘是当为河伯妇’,即令洗沐,易新衣。治斋宫⑤于河上,设绛帷床席,居女其中。卜日,浮之西门豹河。行数十里乃灭。俗语曰:‘即不为河伯娶妇,水来漂溺。’(边批:邪教惑人类然。)人家多持女远窜,故城中益空。”豹曰:“及此时幸来告,吾亦欲往送。”至期,豹往会之河上,三老、官属、豪长者、里长、父老皆会,聚观者数千人。其大巫,老女子也,女弟子十人从其后。豹曰:“呼河伯妇来。”既见,顾谓三老、巫祝、父老曰:“是女不佳,烦大巫妪为入报河伯:更求好女,后日送之。”即使吏卒共抱大巫妪投之河。有顷,曰:“妪何久也?弟子趣⑥之。”复投弟子一人于河中。有顷,曰:“弟子何久也?”复使一人趣之。凡投三弟子。豹曰:“是皆女子,不能白⑦事。烦三老为入白之。”复投三老。豹簪笔磬折⑧,向河立待,良久,旁观者皆惊恐。豹顾曰:“巫妪、三老不还报,奈何?”复欲使廷掾与豪长者一人入趣之。皆叩头流血,色如死灰。豹曰:“且俟须臾。”须臾,豹曰:“廷掾起矣。河伯不娶妇也。”邺吏民大惊恐,自是不敢复言河伯娶妇。
〔评〕娶妇以免溺,题目甚大。愚民相安于惑也久矣,直斥其妄,人必不信。唯身自往会,簪笔磬折,使众著于河伯之无灵,而向之行诈者计穷于畏死,虽驱之娶妇,犹不为也,然后弊可永革。

【注释】
①魏文侯:战国初魏国的国君,在位五十年,任贤使能,使魏成强国。
②邺令:邺地方的长官。邺当时为北方重镇,在今河北磁县南。
③河伯:河神。
④三老、延掾:三老是乡里的官员,廷掾是官府里的属吏。
⑤斋宫:斋戒祭神的地方。
⑥趣:催促。
⑦白:告白,说明。
⑧簪笔磬折:像磬一样弯着身子,拿着笔准备记录,形容西门豹做出恭敬的样子等待河伯的消息。

【译文】
战国魏文侯时,西门豹(魏人)任邺县的长官,他会见地方上的长者,询问民间的疾苦。长老说:“最头痛的是为河伯娶亲。”西门豹问他们是何缘故,长老说:“邺县的三老(掌管教化的官)、廷掾(县府的助理)每年向人民收取几百万钱,用二三十万为河伯娶亲,再和巫婆分享其余的钱。娶亲时,巫师到每户人家去查看,看到美女就说她应当做河伯的妻子,立即命令她沐浴,更换新衣,在河边搭建斋宫,布置红色的帐幕和床席,把美女安置在里面。选好日子,将床及床上的美女一起漂浮于河中,漂流几十里就沉没了。地方上传言:‘如果不为河伯娶亲,河水就会泛滥成灾。’(边批:邪教蛊惑人民啊!)很多人家都带着女儿逃到远处去,所以城里越来越空。”西门豹说:“到河伯娶亲的日子,希望你来告诉我,我也要去送亲。”娶亲的日子当天,西门豹到河边去,三老、官吏、地方领袖、里长、父老都到了,围观的有几千人。主持的是个老巫婆,她有女弟子十人,跟随在后面。西门豹说:“叫河伯的新娘子过来。”看过以后,西门豹回头对三老、巫婆及父老说:“这个女子不漂亮,麻烦大巫婆去河里报告河伯,我们要再找更美的女子,后天送来。”就派吏卒抱起大巫婆投入河里。不久,西门豹说:“老太婆为什么去这么久不回来,派个弟子去催她。”又投一个弟子入河。不久又说:“怎么这个弟子也一去这么久?”于是西门豹又下令再派一名弟子去催她。前后总共投了三个弟子。西门豹说:“这些人都是女子。一定是事情说不清楚。麻烦三老前去说明。”又把三老投下河。西门豹假装恭恭敬敬的站在河边等候。过了很久,旁观的人愈来愈害怕。西门豹回头说:“巫婆、三老都不回报。怎么办?”正要派廷掾和另一个豪富前去催促。两人却立刻跪下叩头,叩得头破血流,脸色一片灰白。西门豹说:“好吧好吧,那就再等一会儿。”不久,西门豹才说:“廷掾起来吧,河伯不娶亲了。”邺县官民都非常害怕,从此不敢再提河伯娶亲的事。
〔评译〕为了避免淹水而替河伯娶亲,实在是很大的一个题目。无知的百姓相信这样的谣言而苟且偷安时日已久。如果直接驳斥此事是虚妄的,人民一定不相信。只有亲自去参加娶亲盛会,又装出一副恭敬的模样,使众人明白根本不是什么河伯作祟,先前的行为都是骗人的,终于在怕死的情况下无计可施。这时就算有人赶他们去替河伯娶亲,也绝不敢再做,如此弊病才可以永久消除。

程颢
【原文】
南山僧舍有石佛,岁传其首①放光,远近男女聚观,昼夜杂处。为政者畏其神,莫敢禁止。程颢始至,诘其僧曰:“吾闻石佛岁现光,有诸?”曰:“然。”戒曰:“俟复见,必先白,吾职事②不能往,当取其首就观之。”自是不复有光矣。

【注释】
①首:指石佛的头。
②职事:有公务在身。

【译文】
宋朝时南山的寺庙中有座石佛,有一年传说石佛的头放出光芒,远近各地男女信徒都聚集围观,日夜杂处在一起,地方官畏惧神灵,不敢禁止。程颢一到,就质问和尚说:“我听说石佛每年会出现一次光芒,真的吗?”和尚说:“真的。”程颢告诫他说:“等下次再出现光芒时,一定要先告诉我,我如果有职务在身不能前来,也一定拿佛首回去看。”从此不再听说石佛的头有光芒出现。

狄仁杰
【原文】
狄梁公①为度支员外郎,车驾将幸汾阳,公奉使修供顿。并州长史李玄冲以道出妒女祠,俗称有盛衣服车马过者,必致雷风,欲别开路。公曰:“天子行幸,千乘万骑,风伯清尘,雨师洒道,何妒女敢害而欲避之?”玄冲遂止,果无他变。
【注释】
①狄梁公:狄仁杰,封梁国公。

【译文】
唐朝狄梁公(狄仁杰)任度支员外郎时,天子将幸临汾阳,狄梁公奉命准备酒宴。并州长史(府吏的首长)李玄冲认为路经妒女祠,地方传说说有盛装车马经过的人,一定会刮风打雷,因此想避开这条路,打算另外修。狄梁公说:“天子驾临,大批车驾人马跟随,风伯为他清理尘垢,雨神为他洗刷道路,什么妒女敢伤害天子?”李玄冲因此打消念头,果然没有任何特别的事发生。

苏东坡
【原文】
苏东坡知扬州,一夕梦在山林间,见一虎来噬,公方惊怖,一紫袍黄冠①以袖障公,叱虎使去。及旦,有道士投谒曰:“昨夜不惊畏乎?”公叱曰:“鼠子乃敢尔?本欲杖汝脊,吾岂不知汝夜来术邪?”(边批:坡聪明过人。)道士骇惶而走。

【注释】
①紫袍黄冠:当时道士的装束,此处代指道士。

【译文】
苏东坡任扬州知州时,有一天晚上,梦见在山林之间,看见一头老虎来咬他,苏东坡正紧张恐惧时,有一个人穿着紫袍、戴着黄帽,用袖子保护苏东坡,大声叱喝老虎离开。天亮后,有个道士来拜见苏东坡,说:“昨天晚上你没有受惊吓吧?”苏东坡大骂说:“鼠辈,竟敢如此,我正打算抓你来杖责一番,我难道不知道你昨夜来施用邪术吗?”道士吓得赶快离开。

魏元忠
【原文】
唐魏元忠①未达②时,一婢出汲方还,见老猿于厨下看火。婢惊白之,元忠徐曰:“猿愍③我无人,为我执爨,甚善。”又尝呼苍头④,未应,狗代呼之。又曰:“此孝顺狗也,乃能代我劳!”尝独坐,有群鼠拱手立其前。又曰:“鼠饥就我求食。”乃令食之。夜中鸺鹠⑤鸣其屋端,家人将弹之。又止之,曰:“鸺昼不见物,故夜飞,此天地所育,不可使南走越,北走胡,将何所之?”其后遂绝无怪。

【注释】
①魏元忠:唐时太学生,好兵术。累迁至殿中侍御史。
②未达:未显达。
③愍:同“悯”,同情。
④苍头:仆人。
⑤鸺鹠:猫头鹰。

【译文】
唐朝人魏元忠尚未显达时,家中有一个婢女出去汲水回来,看见老猿猴在厨房里看火,婢女惊奇地告诉魏元忠。魏元忠不慌不忙,缓慢地说:“猿猴同情我没有人手,为我煮饭,很好啊!”又曾经叫仆人,仆人没有答话,而狗代他呼叫。魏元忠说:“真是孝顺的狗,为我代劳。”一次魏元忠曾在家中独自坐着,有一群老鼠拱手站在他的前面。魏元忠说:“老鼠饿了,来向我求食物。”就命令人拿食物喂老鼠。夜半时有猫头鹰在屋顶鸣叫,家人想用弹弓赶走它,魏元忠又阻止他们说:“猫头鹰白天看不见东西,所以在晚上飞出来,这是天地所孕育的动物,你把它赶走,要它到哪里去?”从此以后,家人就见怪不怪了。

© 2012 古诗文网 |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