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
兵智·兵不厌诈

作者:冯梦龙

【原文】
道取其平,兵不厌诡①。实虚虚实,疑神疑鬼。彼暗我明,我生彼死。出奇无穷,莫知所以。集“诡道”。

【注释】
①道取其平,兵不厌诡:为人之道要平和,而用兵却不能拒绝诡诈。

【译文】
走路要走平坦的康庄大路,作战却不能拒绝诡诈。虚中有实,实中有虚,这样才能使敌人疑神疑鬼,防不胜防。智者能使敌暗我明,因此才能我生敌死。出奇制胜,变化无穷,使人完全无法掌握。集此为“诡道”卷。

田单
【原文】
燕昭王①卒,惠王立,与乐毅有隙。(边批:肉先腐而虫生。)田单②闻之,乃纵反间于燕,宣言曰:“齐王已死,城之不拔者二耳。乐毅畏诛不敢归,以伐齐为名,实欲连兵南面而王齐。齐人未附。故且缓攻即墨。以待其事。齐人所惧,唯恐他将来,即墨残矣。”燕王以为然,使骑劫代毅。毅归赵,燕军共忿。而田单乃令城中,食必祭其先祖于庭,飞鸟悉翔舞下食,燕人怪之,田单因宣言曰:“神来下教我。”乃令城中曰:“当有神人为我师。”有一卒曰:“臣可以为师乎?”因反走。田单乃起,引还,东向坐。师事之,卒曰:“臣欺君,实无能也。”单曰:“子勿言。”因师之,每出约束,必称神师。乃宣言曰:“君唯惧燕军之劓所得齐卒,置之前行与我战,即墨败矣。”燕人闻之,如其言。城中人见齐诸降者悉劓,皆坚守,唯恐见得。单又宣言:“君惧燕人掘君城外冢墓,戮先人③,可为寒心。”燕军尽掘垄墓、烧死人。即墨人从城上望见,皆涕泣,俱欲出战,怒自十倍。田单知士卒之可用,乃身操版锸,与士卒分功,妻妾编于行伍之间。尽散饮食飨士,令甲卒皆伏。使老弱女子乘城,遣使约降于燕。燕皆呼“万岁”。田单乃收民金,得千镒,令即墨富豪遗燕将,曰:“即墨即降,愿无掳掠吾族家妻妾。”燕将大喜,许之,燕军由此益懈。单乃收城中,得千余牛,为绛缯衣,画以五采龙文,束兵刃于其角。而灌脂束苇于尾,烧其端,凿城数十穴,夜纵牛,壮士五千人随其后,牛尾热,怒而奔,燕军夜大惊,牛尾炬火光炫耀,燕军视之。皆龙文,所触尽死伤,五千人因衔枚击之,城中鼓噪从之,老弱皆击铜器为声,声动天地。燕军大骇,败走,遂杀骑劫。

【注释】
①燕昭王:昭王在位时,招贤纳士,燕国富强,至昭王二十八年,以乐毅为上将军,率燕、秦、三晋之师伐齐,破齐都临淄。时齐七十余城皆破,仅余莒、即墨二城。三十三年,昭王卒。
②田单:齐将,守即墨城者。
③先人:指祖先的尸体。

【译文】
战国时燕昭王去世,他的儿子惠王即位,曾和乐毅发生不愉快的事。(边批:肉先腐烂,然后才有虫子生出。)田单听说此事,就施行反间计,在燕国散布谣言,说:“齐王已经去世,攻不下的城池只有莒和即墨两城罢了。乐毅和新君有嫌隙,怕被杀而不敢回国,借着攻打齐国的名义,实际上是想自立为齐王。只是因为齐人不肯归附,所以暂时慢慢攻打即墨,等待时机的成熟。现在齐国人最怕换其他将军来攻打,那么即墨就保不住了。”燕王本就疑心乐毅,又中了齐国的反间计,就派骑劫代替乐毅为将军,召回乐毅。乐毅怕昭王对他不怀好意,于是投奔赵国,燕国的将士惋惜不已,群情愤恨。这时田单命城中百姓吃饭时,要在庭院中祭拜祖先,于是飞鸟都聚集飞旋在两城的上空,燕人觉得很奇怪。田单散布谣言说:“有神师降临城中,教导齐国百姓。”有一名士兵开玩笑地说:“我可以当神师吗?”说完不好意思地转身走开,田单立即起身叫他回来,请他坐在神师的座位,以神师之礼对待他。士兵说:“刚才我是随口胡说骗将军的,我真的什么也不懂。”田单说:“你什么也不要说。”仍以神师礼待他,每次出去巡察时,必称他为神师。接着,田单又散布谣言说:“我们只怕燕国军队把所俘虏的齐兵割掉鼻子,要他们排列在燕军的阵前,那么即墨必会攻破。”燕人听说此事,果真按着去做,城中人见投降的人都被割掉鼻子,更坚定守城的决心,惟恐被燕军擒获。田单又派人散布谣言说:“我们怕燕国人挖掘齐人城外的祖坟,侮辱我们的祖先,看见先人受到侮辱会使我们心惊胆寒。”结果燕军又中计,挖开坟墓,烧毁尸骨。即墨在城上看见燕军的所为,没有不伤心悲泣,急于出城与燕军决一死战。田单知道时机成熟,士兵可以上阵作战了,就亲自拿着工具和士兵一同工作,妻妾也编在工作队伍中,把好吃的食物都拿出来与士兵分享。田单命令武装的士兵都埋伏起来,改派老弱妇女登城守卫,并且派使者在燕国商议投降。燕军兵士高呼万岁。田单又募集民家的捐款,筹集到千镒黄金,请即墨城的富豪赠送给燕国将军,说:“齐人马上就要投降了,希望你们不要虏掠我们的妻妾。”燕将十分高兴,答应他们的请求,从此燕军防备松懈,毫无斗志。田单在城中征集一千多头牛,为牛缝制绛色丝衣,画上五彩龙纹,在牛角上绑上锋利的刀刃,另在牛尾上扎上苇草,灌上油脂,然后在城墙上挖掘几十个洞穴,趁着夜晚,把牛群赶往洞口,这时点燃牛尾上的苇草,牛只受不了火烧的疼痛,发怒向前狂奔,直冲燕军营地,五千士兵跟在牛后奋勇杀出。燕军大吃一惊,看见牛只都是龙纹,凡是碰触到的立即死亡,伤亦五千余人。城中百姓喊杀震天,不断敲击铜器,发出震耳的声响,燕军深受惊吓,溃散奔逃,齐军乘胜杀了骑劫,一雪耻恨。

孙膑 虞诩
【原文】
魏庞涓攻韩。齐田忌救韩,直走大梁。涓闻之,去韩而归,齐军已过而西矣。孙子谓田忌曰:“彼三晋之兵,素悍勇而轻齐,齐号为怯。善战者,因其势而利导之。兵法:‘百里而趣利者,蹶①上将;五十里而趣利者,军半至。’”使齐军入魏地,为十万灶,明日为五万灶,又明日为三万灶。涓行三日,大喜曰:“吾固知齐军怯,入吾地三日,士卒亡者过半矣!”乃弃其步军,与其轻锐兼程逐之。孙子度其行,暮当至马陵。马陵道狭,而孙膑旁多阻隘,可伏兵,乃斫大树,白而书之,曰:“庞涓死此树下。”(边批:奇计独造。)于是令齐军善射者万弩夹道而伏,期曰:“暮见火举而俱发。”涓果夜至斫木下,见白书,乃钻火烛之。读未毕,齐军万弩俱发,魏军乱,大败,庞涓自刭。
羌寇武都②。迁虞诩为武都太守。羌乃率众数千,遮诩于陈仓崤谷。诩军停车不进,而宣言“上书请兵,须到乃发”。羌闻之,乃分钞③旁县。诩因其兵散,日夜进道,兼行百余里,令军士各作两灶,日增倍之。羌不敢逼,或问曰:“孙膑减灶,而君增之,兵法曰:‘行不过三十里。’而今且二百里,何也?”诩曰:“虏众我寡,徐行则易为所及,速进则彼所不测;虏见吾灶日增,必谓郡兵来迎,众多行速,必惮追我。孙膑见弱,吾今示强,势不同也。”既到郡,兵不满三千,而羌众万余,攻围赤亭数十日,诩乃令军中使强弩勿发,而潜发小弩。羌以为矢力弱不能至,并兵急攻,诩于是使二十强弩共射一人,发无不中,羌大震退。诩因出城奋击,多所杀伤,明日悉阵其众,令从东郭门出,北郭门入,贸易④衣服,回转数周,羌不知其数,更相恐动。诩计贼当退,乃潜遣五百余人,浅水设伏,候其走路。虏果大奔,因掩击。大破之。

【注释】
①蹶:颠扑,损失。
②羌寇武都:武都在今甘肃成县西。此为东汉元初二年(115年)事。
③钞:掠夺。
④贸易:更换。

【译文】
魏国庞涓发兵攻打韩国,齐国派田忌救援韩国,田忌率领大军直奔魏国国都大梁。庞涓听到这个消息,立即从韩国撤军驰援,而齐国的部队已经进入魏国境内而向西行进。孙膑对田忌说:“三晋(韩、赵、魏)的士兵以凶悍勇猛著称,他们从不把齐军放在眼里,齐军号称胆怯。善于作战的人,就在于能够掌握敌我的情势而善加利用。兵法上说,攻打距离一百里远的敌人,可能会损失主将,距离五十里远贪利冒进,队伍只能到达一半。”进入魏国境内之后,下令士兵起炉灶的时候,建了十万个炉灶,第二天减为五万个,第三天再减为三万个。庞涓一连三天尾随在齐军后面,暗中侦察,发现齐军炉灶的数目天天减少,大为高兴,说:“我就知道齐军胆小如鼠,才进入魏国境内三天,一半的士兵就已经逃亡了。”于是将步兵留下,自己只带领轻装骑兵,急驰去追击齐军。按照孙膑的推算,在黄昏的时候,魏国的军队就可以抵达马陵。马陵路面非常狭窄,两侧全是险峻的斜坡,最适合埋伏袭击,于是孙膑将路边的一棵大树的树干削平,在上面写了六个大字:“庞涓死此树下。”(边批:孙膑独创的奇计。)然后让很多弓箭手埋伏在附近,并叮嘱他们说:“黄昏的时候,看到树下有火光之后就万箭齐发。到黄昏的时候,庞涓果然率领军队从树下经过,看到树上有模糊的字迹,就让人点燃火把,还没有读完树上的字,齐军就万箭齐发,一时间魏国的军队阵势大乱,溃败逃散。庞涓举剑自刎而死。
东汉时羌人进犯武都,皇帝任命虞诩为武都太守。羌人派数千人在崤谷列阵等候虞诩,虞诩令兵士暂时停止前进,并表示要“上书请求皇帝派兵增援,等援兵到达之后,再继续向前推进”。羌人听说之后,就去附近的县去抢掠。虞诩趁着羌人兵力分散,日夜兼程疾行军一百多里,并命令士兵每人挖两个灶,每天都成倍地增加。羌人不敢贸然进攻,有人问虞诩说:“孙膑每天减少炉灶的数目,而您却每天增加炉灶的数目,此外,兵法上说:‘每天行军不能超过三十里。’而现在我们每天行军却将近二百里,为什么呢?”虞诩说:“敌众我寡,假如我军再将行军速度放慢,就会非常容易遭到敌人的攻击,快速行军敌人就很难预测到我军的虚实,再看到我军每天炉灶数目的增加,肯定会认为其他州郡的士兵已经集结会合,看到我军队人数众多,行动迅速,必定会有所顾忌而不敢轻易追击我们。孙膑示弱做诱敌之计,现在我示强,完全是因为情势的不同。”到达武都之后,虞诩的兵力还不到三千人,而羌兵以一万多人,围攻了赤亭数十天。虞诩命令士兵将强弩留下不发,而是用射程较短的小箭来射杀敌人,羌人以为官军弓箭力道不强,就下令进攻,这时虞诩再下令士兵用强弩射杀敌人,没有不命中目标的,羌人震惊之下赶紧退兵。虞诩出城追击,羌人死伤惨重。第二天,虞诩让队伍列阵,从东门出城,再从北门入城,同时更换衣服,这样来回几次后,羌人不知虞诩有多少军队,更加惊恐震动。虞诩估计羌人该退兵了,就暗中派遣五百人,在浅水设置埋伏,等到羌人后退的时候对他们进行拦截,羌人果然溃逃,这时埋伏的伏兵趁机截杀,大败羌人。

祖逖 檀道济 岳飞
【原文】
祖逖①将韩潜与后赵将桃豹分据陈川故城,相守四旬。逖以布囊盛土,使千余人运以馈。潜又使数人担米息于道,豹兵逐之,即弃而走,豹兵久饥,以为逖士众丰饱,大惧,宵遁。
宋檀道济伐魏,累胜。至历城,魏以轻骑邀其前后,焚烧谷草。道济军食尽,引还。有卒亡降魏,具告之。魏人追之,众洶惧将溃。道济夜唱筹量沙,以所余少米覆其上。及旦,魏兵见之,谓道济资粮有余,以降者为妄而斩之,道济全军以归。
岳飞奉诏招抚岭表贼曹成,不从,乃上奏:“群盗力强则肆横,力屈则就招,不加剿而遽议招,未易也。”遂率兵入。会得成谍者,缚之帐下。飞出帐,调兵食②。吏白曰:“粮尽矣,奈何?”边批:飞使之。飞阳曰:“且反③茶陵。”已而顾谍作失意状,顿足而入。阴令逸之,计谍归告,成必来追。即下令蓐食,潜趣绕岭。未明,已逼贼垒。出不意,惊呼曰:“岳家军至矣!”飞乘之,遂大溃。自是连夺其险隘。贼穷,飞乃曰:“招今可行矣。”
〔评〕孙膑强而示之弱,虞诩弱而示之强,祖逖、檀道济饥而示之饱,岳忠武饱而示之饥。

【注释】
①祖逖:少有大志,中夜闻鸡起舞。晋朝南渡后,晋元帝用为豫州刺史,渡江击楫,誓清中原。他与后赵石勒相持,屡破强敌,收复了黄河以南大片失地。
②调兵食:筹调军粮。
③反:同“返”。

【译文】
晋朝名将祖逖手下的将领韩潜和后赵的将领桃豹,分别据守陈川的旧城,双方相持了四十多天。祖逖于是用布袋填上泥土,命令一千多名士兵搬运这些土袋,装作是从外地运来的支援的粮食。另外又暗中派人背负米粮,故意在路旁休息,等到桃豹的士兵进攻的时候,就故意丢弃米袋逃跑。桃豹的士兵已经长时间缺粮了,认为祖逖军中的粮食充足,大为恐惧,就连夜撤兵离开了。
南北朝时期,南朝宋将檀道济讨伐北魏,多次取胜。至历城以后,魏军以骑兵时而攻击檀道济的先锋部队,又时而突袭殿后的士兵,另外魏军也焚烧了城中的粮草。檀道济军粮将要耗尽,只好撤军。有一名投降魏军的士兵,把檀道济的窘境告诉了魏军,魏人出兵追击,宋军害怕,快要溃败。檀道济于是在夜晚命人高声地用筹数着量米的数量,实际上里面却是沙子来代替米,另外用仅剩下的米,覆盖在沙堆上面。第二天天亮的时候魏军看到了,以为檀道济营中粮食充足,而被降兵骗了,就斩了那名降兵,而檀道济也全军而退。
岳飞奉了皇帝的诏命招抚岭表贼人曹成,曹成不答应。岳飞奏报说:“盗匪一旦得势,就会肆意妄为,等到穷途末路的时候,才容易招抚。现在如果不先围剿那些贼匪,突然对他们进行招抚,他们是不会轻易接受的。”于是就派兵进行围剿。正好曹成所派来的间谍,被俘虏绑缚在帐下,岳飞走出帐外,向当地官员征调军粮,官员说:“粮食快吃完了,这该怎么办呢?”(边批:这是岳飞让他说的。)岳飞故意说:“看来只好先回到茶陵了。”接着在间谍面前流露出失望的样子,跺脚进入了大帐中。一面下令故意制造出机会让间谍逃脱。岳飞料定间谍一定会将所见所闻告诉给曹成,而曹成一定会借机攻击官兵,因此下令全军天不亮就吃饭,悄悄绕过了山岭。第二天天还没有亮,岳飞就已经到达了贼营,贼人大感意外,惊呼道:“岳家军来了!”岳飞乘机攻击,贼人溃散逃逸,岳飞连连夺下贼人所据守的险要,贼人被逼得走投无路。岳飞说:“现在可以进行招抚了。
〔评译〕孙膑故意隐藏本身的实力来引诱敌人,虞诩却夸张自身的实力来恫吓对手,祖逖、檀道济都是以仅剩的米粮示敌,来掩饰粮食用尽的窘境,岳飞故意用缺粮作为诱敌之计谋,引贼人上当。

勾践 柴绍
【原文】
吴阖闾伐越,越子勾践御之,陈于携李。勾践患吴之整也,使死士再禽①焉,不动。使罪人三行,属②剑于颈,而辞曰:“二君有治,臣奸旗鼓,不敏于君之行前,不敢逃刑,敢归死!”遂自刭也。吴师属目,越子因而伐之,大败之。
吐谷浑寇洮、岷二州。遣柴绍③救之,为其所围。虏乘高射之,矢如雨下,绍遣人弹胡琵琶,二女子对舞。虏怪之,相与聚观。绍察其无备,潜遣精骑,出虏阵后,击之,虏众大溃。
〔评〕罪人胜如死士,女子胜如劲卒,是皆创奇设诱,得未曾有。勾践

【注释】
①禽:冲阵。
②属:接。
③柴绍:唐高祖女婿,妻为平阳公主,累从征伐,封霍国公,拜右骁卫大将军。

【译文】
春秋末期吴王阖闾发兵攻打越国,越王勾践亲自率兵抵抗。当时越军在槜李(今浙江省嘉兴县)严阵以待。勾践对吴军严整的军容感到忧心,就派敢死队一连发动两次攻击,但吴军丝毫没有动摇。于是勾践就想出一个计谋,他把越国的死囚排成三行,然后在每个人的脖子上挂一把剑,一起走向吴军阵地说:“现在吴、越两国兵戎相见,我们触犯军令,但不敢逃避刑罚,现在只有死在阵前。”说完,拔剑自刎而死,吴军看得目瞪口呆,于是越王勾践乘机发动猛攻,把吴军打得大败。
唐朝时吐谷浑入侵洮、泯二州,情势危急,皇帝命柴绍前往救援,没想到反被胡人围困。胡人利用高地的有利形势,发动箭阵,一时箭如雨下。柴绍灵机一动,叫众工弹奏琵琶,又要两名女子随着音乐婆娑起舞,胡人大感惊讶,见两名女子舞姿曼妙,不由聚集围观。柴绍察觉胡人已中计而放松警惕,暗中派遣精锐的骑兵,包抄胡人的后方反击,结果胡人大败。
〔评译〕敢死的勇士不如列队自杀的罪犯能动摇敌人军心,女子曼妙的舞姿却胜过悍勇善战的士兵。这些都是出奇谋,计诱敌人的招数,在以前可从来没听说过。

冯异 王晙
【原文】
冯异①与赤眉②战,使壮士变服与赤眉同,伏于道侧。旦日,赤眉使万人攻异前部。贼见势弱,遂悉众攻异。异乃纵兵大战,日昃,贼气衰,伏兵卒起,服色相乱,赤眉不复识别,众遂惊溃。异追击,大破之。
吐蕃寇临洮,次大来谷。安北大都护王晙③率所部二千,与临洮兵合,料奇兵七百,易胡服,夜袭敌营,去贼五里,令曰:“前遇寇大呼,鼓角应之。”贼惊,疑伏兵在旁,自相斗,死者万计。

【注释】
①冯异:汉光武帝刘秀将,从平河北,为征西大将军收降赤眉,威行关中。
②赤眉:王莽末年,起兵于今山东一带的农民起义军,为区别敌我,眉毛涂成赤色,故称赤眉军。后为刘秀击败。
③王晙:唐中宗景龙间为桂州都督,大败吐蕃,进并州都督长史。因讨突厥有功,迁朔方行军大总管。

【译文】
汉朝时冯异征讨赤眉军的时候,命令士兵换上赤眉军的兵服,埋伏在路边。第二天,赤眉发动一万人攻打冯异的先头部队,贼兵看冯异兵力薄弱,就全军出击,发动猛攻。冯异指挥士兵奋勇应战,一直坚持到傍晚,贼兵气势已经弱下来,埋伏在路边的士兵突然出击,由于这些伏兵的服装和赤眉兵相同,一时间赤眉兵没有办法辨识敌我,于是惊慌失措地逃逸。冯异下令追击,赤眉军大败。
唐朝时期吐蕃入侵临洮,抵达大来谷。安北大都护王晙率领两千士兵,和临洮军队联合抵御吐蕃。王晙事先挑选了七百名勇士,换上了吐蕃的军服,趁着夜色袭击敌营。在离敌营五里的地方,他对士兵们说:“遇到敌兵,就大声喊叫,同时击鼓吹号相应。”敌兵果然认为四周有兵埋伏,非常惊慌,开始自相残杀,死了数万人。

张齐贤
【原文】
齐贤知代州,契丹入寇。齐贤遣使期潘美以并师来会战。使为契丹所执,俄而美使至云:“师出至柏井,得密诏,不许出战,已还州矣。”齐贤曰:“敌知美之来,而不知美之退。”乃夜发兵二百人,人持一帜,负一束刍,距州西南三十里,列炽燃刍,契丹兵遥见火光中有旗帜,意谓并师①至,骇而北走。齐贤先伏卒二千于土镫砦,掩击,大破之。

【注释】
①并师:两军会师。

【译文】
宋朝人张齐贤任代州知州的时候,契丹发兵入侵。张齐贤派人和潘美约定,两人联合抵御契丹。但是契丹人将使者给劫持去了。没有过多久,潘美的使者来到张齐贤的营地,说:“我军抵达柏井的时候,接获了皇上的密诏,不许和契丹人交手,现在军队已经调头回去了。”张齐贤说:“契丹人只是知道潘美的军队要前来会合,但并不知潘美已经撤军。”于是乘夜命令二百名士兵,每人手中拿着一面军旗,身上背着一束稻草,在距离代州西南三十里的地方,将军旗排成一列,开始焚烧稻草,契丹兵远远望去,只看到火光中有军旗飞舞,以为是两军会师,因此非常害怕,向北逃逸了。张齐贤事先在土镫寨安置二千名伏兵乘机杀敌,大破契丹。

藁人
【原文】
令狐潮围睢阳,城中矢尽。张巡①缚藁为人。披黑衣,夜缒城下。潮兵争射之,得箭数十万。其后复夜缒人,贼笑不设备。乃以死士五百斫潮营,焚垒幕,追奔十余里。
开禧中,毕再遇被围于六合,军中矢尽,再遇令人张青盖往来城上,金人意主兵官也,争射之,须臾矢集楼墙如猬,获矢二十余万。又敌尝以水柜②败我,再遇夜缚藁人数千,衣以甲胄,持旗帜戈矛,俨立戎行。昧爽,鸣鼓,敌虏惊视,急放水柜,旋知其非真也,意甚沮。急出师攻之,敌遂大败。
沅州③蛮叛,荆湖制置遣兵讨之。蛮以竹为箭,傅以毒药,血濡缕④立死。官军畏之,莫敢前。乃束藁人,罗列焜耀,蛮见之,以为官军,万矢俱发。伺其矢尽,乃出兵攻之,直捣其穴。

【注释】
①张巡:玄宗天宝年间安禄山造反,张巡率兵征讨,和太守许远一起守睢阳,后来城陷落遇害而死。
②水柜:即水库。
③沅州:今湖南芷江。
④濡缕:浸湿衣衫之布丝。

【译文】
唐朝时期令狐潮围攻睢阳。城中的箭用完了,张巡让人捆扎了稻草人,穿上黑色的衣服,趁着夜晚用绳索从城墙上放下。令狐潮的士兵纷纷射箭,结果从稻草人身上得到的箭总共有十万多支。后来又在夜间把人从城头上悬放下来,贼兵只是大笑却不加防备。张巡就派了五百名勇猛的士兵去袭击令狐潮的军营,焚烧贼兵的营房,追杀了他们十多里路。
宋朝开禧年间,毕再遇被金人围困在六合。军中已经没有箭可以发射,毕再遇让人撑起青伞站在城楼上,金人以为是主将来了,争相射箭,不一会儿整个城楼就好像刺猬一般,总共有二十多万支箭。还有,金人用水攻击宋军,毕再遇让人捆扎了几千个草人,利用夜晚视线昏暗,替草人穿上盔甲,手中拿着旗帜、武器,排列成行,再旁敲击战鼓。金人非常惊恐,急忙打开水库泄水,过了一会儿,才知是草人,士气大大低落。此时毕再遇下令士兵进攻,大败金人。
沅州蛮人在荆湖一带作乱,朝廷派荆湖制置使率兵平乱。蛮人削竹为箭,并在箭头上涂上毒药,一出血就能置人于死地。官军们都非常害怕这种箭,不敢上前杀蛮敌。于是下令扎草人,排成一列,蛮人看到后以为是官军,于是万箭齐发,等到蛮人箭都射完以后,才下令进攻,一直打入了蛮人的营寨。

李光
【原文】
史思明有良马千余匹,每日出于河南渚浴之,循环不休。李光弼命索军中牝马,得五百匹,絷其驹①而出之。思明马见之,悉浮渡河,尽驱入城。思明怒,泛火船欲烧浮桥,光弼先贮百尺长竿,以巨木承其根,毡裹铁叉,置其首,以迎火船而叉之,船不能进,须臾自焚尽。

【注释】
①絷其驹:拴系母马之驹,则母马必归。

【译文】
唐朝时史思明有一千多匹上等好马,每天分批轮流带到黄河南岸的沙洲上去洗澡,以展示他壮盛的军容。李光弼教人把军中的母马都牵出来,共五百匹,把它们所生的小马全拴在城内,等史思明的马到了水边,就把五百匹母马都牵出去,母马不停地嘶鸣,引得史思明的马都浮水渡过黄河,全都被驱赶入城。史思明知道后非常生气,想利用着火的小船,烧毁浮桥,李光弼得知史思明的阴谋,就事先积藏好几百根长竿,用巨大的木头抵住长竿的根部,用毛毡包裹着铁叉,安置在竿头上,如此一来,火船投水而下时,长竿叉住火船,使船不能向前漂流,而自行焚毁。

程昱
【原文】
昱①,东阿人,黄巾贼起,县丞王度反应之。吏民皆负老幼,东奔渠丘山。度出城西五、六里止屯。昱因谓县中大姓薛房曰:“度得城郭而不居,其志可知,此不过欲掠财物耳。何不相率还城而守之?”吏民不肯从,昱谓房等“愚民不可计事”,乃密遣数骑举幡东山上,令房等望见,因大呼曰:“贼至矣!”便下山趣城,吏民奔走相随,昱遂与之共守,度来攻。昱击破之。

【注释】
①昱:程昱,后为曹操谋臣,为东中郎将,领济阴太守。魏文帝时为卫尉。
【译文】
程昱是东阿人,东汉末年黄巾起义的时候,东阿县的县丞王度起兵反叛响应,官员百姓于是扶老携幼向东逃到了渠丘山。王度率兵出城以后,往西走了五六里,就把军队屯驻下来。程昱于是告诉县中的大族薛房说:“王度已经得到县城,他却不住在城中,他的志向可以知道,只不过是想要抢夺财物罢了。我们为什么不一起返家,据城坚守呢?”然而官吏百姓都不愿意回去。程昱认为薛房等人“愚民不足以商讨大事”,于是秘密派遣了几个人高举旗帜,骑着马到东山上,让薛房以及百姓们看得到,然后就在一旁大喊:“贼兵来了!”接着下山趋赴县城,官吏百姓也都跟着奔回了县城。到了城中,程昱就和吏民加强防御工事,王度起兵来攻,被程昱打败。

© 2012 古诗文网 |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