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
宠礼第二十二

作者:刘义庆撰

【题解】宠礼,指礼遇尊荣,实即指得到帝王将相、三公九卿等的厚待。这在古代是一种难得的荣誉,而宣扬这些,是要人们对在上位者感恩图报。例如第1 则记晋元帝只是:‘引王丞相登御床”,而对贵为丞相的王导来说已是很特殊的恩宠,以至“固辞”不敢接受。第5 则记在一个盛会上皇帝只问了一句“伏滔何在?在此不?”当时在座的伏滔得到这样的殊荣就激动不已,赶着回去向儿子夸耀“为人作父如此”。其他如第4 则许玄度受到作为京都地区行政长官的京兆尹的厚爱,第3 则记郗超等得到大司马的重用,也同样是一些人引以为荣或称羡不已的。

(1)元帝正会,引王丞相登御床,王公固辞,中宗引之弥苦①。王公曰:“使太阳与万物同晖,臣下何以瞻仰!”

【注释】①“元帝”句:晋元帝司马睿,死后的庙号是中宗。元帝初为琅邪王时,王导就倾心辅佐他,后来即帝位,任王导为中书监、录尚书事。

【译文】晋元帝在正月初一举行朝贺礼时,拉着丞相王导登上御座和自己坐在一起,王导坚决推辞,元帝更加恳切地拉着他。王导说:“如果太阳和万物一起发光,臣下又怎么瞻仰太阳呢!”

(2)桓宣武尝请参佐入宿,袁宏、伏滔相次而至。莅名,府中复有袁参军,彦伯疑焉,令传教更质①。传教曰:“参军是袁、伏之袁,复何所疑!”【注释】①袁宏:字彦伯,很有才华,和伏滔一起任桓温的参军,将军府的人称二人为袁伏。袁宏认为,和伏滔井列是一种耻辱。传教:传达教令的郡吏,指传令官。

【译文】桓温曾经请他的属官入府值宿,袁宏和伏滔接连来到。签到值宿时,因府中还有个袁参军,袁宏怀疑名单上的袁参军是不是自己,便叫传令官再查问一下。传令官说:“参军就是袁。伏的袁,还怀疑什么!”

(3)王珣、郗超并有奇才,为大司马所眷拔;珣为主簿,超为记室参军。超为人多须,珣状短小。于时荆州为之语曰:“髯参军,短主簿;能令公喜,能令公怒。”

【译文】王珣和郗超都有特殊的才能,受到大司马桓温的器重和提拔;王珣担任主簿,郗超担任记室参军。郗超这个人胡子很多,王珣身材矮小。当时荆州人给他们编了几句歌谣说:“大胡子的参军,矮个子的主簿;能叫桓公欢喜,能叫桓公发怒。”

(4)许玄度停都一月,刘尹无日不往①,乃叹曰:“卿复少时不去,我成轻薄京尹②!”

【注释】①“许玄度”句:许玄度能清谈,名望很高。刘真长也擅长清谈,在许玄度入京时,特地准备个书斋给他住。参看(言语)第69、73 则。②京尹:京兆尹,京都的长官。刘真长为丹阳尹,丹阳邵的首府就是建康。

【译文】许玄度在京都停留了一个月,丹阳尹刘真长没有哪一天不去看他,于是叹息说:“你过些天还不走,我就成了轻薄京尹了!”

(5)孝武在西堂会,伏滔预坐①。还,下车呼其儿,语之曰:“百人高会,临坐未得他语,先问:‘伏滔何在?在此不?’此故未易得。为人作父如此,何如?”

【注释】①伏滔:原为桓温参军,后任著作郎,专掌国史,领本州大中正。

【译文】晋孝武帝在西堂会见群臣,伏滔也在座。他回到家,一下车就叫他儿子来,告诉儿子说:“举行上百人的盛会,天子一落座,还来不及说别的话,就先问:‘伏滔在哪里?在这里吗?’这种荣誉本来是不容易得到的。做父亲的能达到这样,你看怎么样?”

(6)卞范之为丹阳尹,羊孚南州暂还,往卞许,云:“下宫疾动,不堪坐①。”卞便开帐拂褥,羊径上大床,入被须枕。卞回坐倾睐,移晨达莫②。羊去,卞语曰:“我以第一理期卿,卿莫负我③!”

【注释】①动:发作,这里指药性发作,羊孚也是服五石散的。

②倾睐:注视。莫:同“暮”。

③第一理:最高的情理。按:卞范之当时正从桓玄谋反,给羊孚如此礼遇,也是拉拢羊率,结党营私之意。

【译文】卞范之任丹阳尹的时候,羊孚从姑孰暂时回京,到卞范之家去看望他,说:“下官药性发作,坐不住。”卞范之就拉开帐子,把褥子掸干净,羊罕径直上了大床,盖上被子,靠着枕头。卞范之返回座位坐着,注视着他,从早晨一直到傍晚。羊孚要走了,卞范之对他说:“我期望你坚持最高的情理,你不要辜负了我!”

© 2012 古诗文网 |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