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代诗人: 白居易 王勃 王维 苏轼 孟浩然 李白 杜甫 李商隐 | 宋代诗人: 辛弃疾 柳永 李清照 司马迁 欧阳修 | 清代诗人: 龚自珍 曹雪芹 梁启超 蒲松龄 林则徐

捷悟第十一

作者:刘义庆撰

【题解】捷悟指迅速领悟。本篇记载几个对人、对事物快速而正确的分析和理解的事例。突然遇到一件意外的事,在常人尚未理解之时,能根据人或事物的特点、出现环境、当时的诸多条件等等来综合分析,做出判断,这就是一种悟性。培养这种能力,有可能对付突发事件。例如第2 则记曹操在一杯酪的盖头上题个“合”字,杨脩看到这里没有用“合”字的条件,于是从该字的组成部分看出是“公教人啖一口也”。有时突然出现危险情况,一些人可能被吓得不知所措,而机智的人会迅速适应环境并思考化险为夷的办法,第5则正是反映出当局者迷和旁观者清这两种情况。

但是篇内所记,有一些事情跟捷悟似未可等同看待。例如第6 则记桓温欲夺郗愔兵权,郗愔没体会到这点,而他儿子在桓温手下任参军,明白桓温的想法。这看来是朝夕观察的结果,而非捷悟所致。第7 则所记的更是有意捉弄人家,跟捷悟无关。

(1)杨德祖为魏武主簿,时作相国门,始构榱桷,魏武自出看,使人题门作“活”字,便去①。杨见,即令坏之。既竟,曰:“门中‘活’,‘阔’字。王正嫌门大也②。”

【注释】①杨德祖:杨脩,字德祖,曹操任丞相时,调他任主簿,有才学,有悟性。后来被曹操杀害了。相国:指丞相。汉代有时设相国,有时设丞相。这里指相国府。榱桷(cuījué):椽子。②王:指魏王曹操。

【译文】杨德祖任魏武帝曹操的主簿,当时正建相国府的大门,刚架椽子,曹操亲自出来看,并且叫人在门上写个“活”字,就走了。杨德祖看见了,立刻叫人把门拆了。拆完后,他说:“门里加个‘活’字,是‘阔’字。魏王正是嫌门大了。”

(2)人饷魏武一杯酪,魏武啖少许,盖头上题“合”字以示众,众莫能解①。次至杨脩,脩便啖,曰:“公教人啖一口也,复何疑②!”

【注释】①饷:送。盖头:覆盖用的丝麻织品。

②教人啖一口:“合”字拆开,就是人、一、口三字,意为一人吃一口。【译文】有人送给魏武帝曹操一杯奶酪,曹操吃了一点,就在盖头上写了一个“合”字给大家看,没有谁能看懂是什么意思。轮到杨脩去看,他便吃了一口,说:“曹公教每人吃一口呀,还犹豫什么!”

(3)魏武尝过曹娥碑下,杨脩从,碑背上见题作“黄绢幼妇,外孙虀臼”八字①。魏武谓脩曰:“解不?”答曰:“解”。魏武曰:“卿未可言,待我思之。”行三十里,魏武乃曰:“吾已得。”令脩别记所知。脩曰:“黄绢,色丝也,于字为绝;幼妇,少女也,于字为妙;外孙,女子也,于字为好;虀臼,受辛也,于字为辞②:所谓绝妙好辞也。”魏武亦记之,与脩同,乃叹曰:“我才不及卿,乃觉三十里③。”

【注释】①曹婢碑:曹娥是东汉时代一个孝女,父溺死,她为寻找父亲尸首而死,改葬时给她立了碑,就是曹娥碑。虀臼(jījiù):捣姜蒜等的器具。

②于字为辞:辞的异体字是辤。

③觉:同“较”,相差,相距。

【译文】魏武帝曹操曾经从曹娥碑旁路过,杨脩跟随着他,看见碑的背面写着“黄绢幼妇,外孙虀臼”八个字。曹操就问杨脩:“懂吗?”杨脩回答说:“懂。”曹操说:“你不要说出来,等我想一想。”走了三十里路,曹操才说:“我已经想出来了。”他叫杨脩把自己的理解另外写下来。杨脩写道:”黄绢,是有颜色的丝,色丝合成绝字;幼妇,是少女的意思,少女合成妙字;外孙,是女儿的儿子,女子合成好字;虀臼,是承受辛辣东西的,受辛合成辞(辤)字:这就是绝妙好辞。”曹操也把自己的理解写下了,结果和杨脩的一样,于是感叹地说:“我的才力赶不上你,竟然相差三十里。”

(4)魏武征袁本初,治装,馀有数十斛竹片,咸长数寸①。众云并不堪用,正令烧除。太祖思所以用之,谓可为竹稗循,而未显其言②。驰使问主簿杨德祖,应声答之,与帝心同。众伏其辩悟③。

【注释】①袁本初:袁绍,字本初。按:东汉未年,群雄并起,各据一方,汉献帝时,曹操为司空,独揽朝政;袁绍为大将军,督冀、幽、青、并四川。两人互相攻伐,最大的一仗是官渡之战,公元200年,曹操大破袁绍于官渡。202 年,袁绍死。

②太祖:曹操的庙号。竹椑(pí)楯:椭圆形的竹盾牌。

③伏:通“服”,佩服。辩:聪明。

【译文】魏武帝曹操要讨伐袁本初,修造军事装备,剩下几十斛竹片,都是几寸长的。大家说这全部用不上,正要叫人烧掉。曹操在想怎么利用这些竹片,认为可以用来做竹盾牌,只是还没有把这话说出来。他派人速去问主簿杨德祖,杨德祖随即答复了来人,结果和曹操想的一样。大家都佩服杨德祖的聪明和悟性。

(5)王敦引军垂至大桁,明帝自出中堂①。温峤为丹阳尹,帝令断大桁,故未断,帝大怒瞋目,左右莫不悚惧②。召诸公来,峤至,不谢,但求酒炙。王导须臾至,徒跣下地③,谢曰:“天威在颜,遂使温峤不容得谢④。”峤于是下谢,帝乃释然⑤。诸公共叹王机悟名言。

【注释】①“王敦”句:晋明帝时,王敦起兵反,但当时他已病重,只派王含和钱凤率军下京都。垂,将近。大桁(háng),大桥,这里指朱雀桥,在建康城南,朱雀门外,跨秦淮河。中堂,举行朝会等事的厅堂。

②“温峤”句:王敦起兵时,温峤与右将军卞敦守石头城。后王含、钱凤军直达秦淮河南岸,温峤便烧掉朱雀桥,王含军无法渡河。按:《资治通鉴·晋纪》载,温峤转移到秦淮北岸,烧朱雀桥,明帝想亲白领兵进攻,听说桥已毁,大怒。与这里所记不同。

③徒跣(xiǎn):光着脚。

④天威:天子的威严。颜:脸,这里指眼前。容:或许,可能。按:一本无“容”字。⑤释然:形容怒气消释而心平气和。

【译文】王敦率领军队东下,将要逼近朱雀桥,晋明帝亲自出到中堂。温峤当时任丹阳尹,明帝命令他毁掉朱雀桥,结果仍旧没有毁掉,明帝怒目圆睁,非常生气,随从的人都很恐惧。明帝立刻召集大臣们来,温峤到后,没有谢罪,只是求赐酒肉请死。王导接着来到,他光着脚退到地上,谢罪说:“天子的威严就在眼前,于是使温峤吓得不可能谢罪了。”温峤这才退下谢罪,明帝也就心平气和了。大臣们都很赞赏王导的机敏而有悟性的名言。

(6)郗司空在北府,桓宣武恶其居兵权①。郗于事机素暗,遣笺诣桓:“方欲共奖王室,修复园陵②。”世子嘉宾出行③,于道上闻信至,急取笺,视竟,寸寸毁裂,便回,还更作笺,自陈老病,不堪人间,欲乞闲地自养。宣武得笺大喜,即诏转公督五郡、会稽太守。

【注释】①郗司空:郗愔,字方回,曾兼任徐、兖二州刺史,都督徐、兖、青、幽诸州军事。后来征拜司空,没有就任。北府:即京口,别称北府。按:桓温北伐前,郗愔曾镇守京口。桓温想借用京口的军事力量,就把郗愔调为会稽内史,自己兼任徐、兖二州刺史,率领京门之兵。②奖:辅佐。

③嘉宾:郗超,字嘉宾,是郗愔的长子,在桓温的大司马府任参军。

【译文】司空郗愔镇守北府的时候,桓温不喜欢他掌握兵权。郗愔对情势的了解一向胡涂,还寄信给桓温说:“正想和您一起辅佐王室,修复被敌人毁坏的先帝陵寝。”当时他的嫡长子嘉宾正到外地去,在半路听说送信的人到了,急忙拿过他父亲的信来看,看完了,把信撕得粉碎,就返回去,又代他父亲另外写了封信,诉说自己年老多病,经不住世事烦扰,想找个闲散的官位来自我调养。桓温收到信非常高兴,立刻下令把郗愔调为都督浙江东五郡军事、会稽太守。

(7)王东亭作宣武主簿,尝春月与石头兄弟乘马出郊①。时彦同游者连镳俱进②,唯东亭一人常在前,觉数十步,诸人莫之解。石头等既疲倦,俄而乘舆回。诸人皆似从官,唯东亭奕奕在前③。其悟捷如此。

【注释】①石头:桓熙的小名,是桓温的长子。

②连镳:坐骑并排着。

③奕奕:精神抖擞的样子。

【译文】东亭侯王珣任桓温的主簿时,曾经在春天和石头兄弟骑马到郊外游春。

当时同游的名流都一起并马前进;只有王珣一个人总是走在前面,和他们距离几十步远,大家都不理解其中的缘故。石头等人已经玩得很疲倦了,不久就坐车回去。结果其他人都像侍从官一样跟在后面,只有王珣精神抖擞地走在前面。他就是这样的有悟性而且机敏。

© 2012 古诗文网 | 古诗大全 诗词名句 古文典籍 文言文名篇 唐诗三百首 宋词精选 元曲精选